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历届盛典 > 第三十四届 > 本届选手 >

汤浩-量子霍金

2018-05-29 10:14:26来源:
量子霍金
 
 

(高二年级;赛题:材料题)

 

昨天清晨,一封比紫色更紫的信躺在我书桌上,当我觉察到它的存在时,它却消失了,蒸发了一般,只留下一缕清新的芬芳。闭上眼,那芬芳仿佛钻入我的脑袋,气味如同游走的笔锋,画出些模糊的图像来。

年轻人,别睁眼。”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脑中回荡,陌生而又熟悉,“这封信是量子态的,实际并不存在,当你观察它时,概率云会坍缩到不存在的现实态中。”

是您吗?先生!”我闭上眼睛,声音有些颤抖,因为我已差不多听出他是谁了。“您终于脱离了轮椅,脱离了那乏味、笨拙的电子语音机器,成功逃脱了地球的引力,成为了弥漫在宇宙中的、轻盈的灵魂?”

是的,我是斯蒂芬霍金!”那声音再次响起,“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听过自己说话了。哈哈……”笑声爽朗,但仍旧带点金属的味道。

先生,您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没有打听霍金什么时候学的中文,他大概是将量子信息直接传送到我的脑中,所以没有交流障碍。

这就说来话长了。”那声音变得模糊、飘忽不定起来,就像陷入沉思一样。

在我生命中的最后一次眨眼时(这估计是英格兰俚语吧,翻译成汉语听着怪怪的),我遇见了他。”

他?”

对,排险者。”

天哪!”我惊叫着:“这不是中国小说家刘慈欣《朝闻道》中的情节吗?您真的见到那‘东西’了呀!你真的成了地球上第一个问倒了外星智能生物的人,可能还是银河系的首例?“

是啊,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小说竟然成了现实——不,也许那只是彼岸的另一种真实而已——总之,2018414日伦敦时间333分,我问他,宇宙的目的是什么?他脸上立刻涌现出悲哀的黑云。”声音抖动起来,就像提起什么童年趣事而笑得有点打颤那样。“他告诉我,我的问题令他难堪,尽管他不能将终极文明知识输入给我,但看在我行将就木,而且是唯一一个登上‘真理祭坛’的残疾科学家的份上,他成全了我,将我瞬间转化成了量子态,没有质量,光速飞行,并且比人类世界身处的维度更高,高两个哟!哟--哟……”

那声音居然跳起舞来,类似于《云南印象》中的那种热情奔放的舞蹈。是的,我发誓,是声音自己的舞蹈。伴奏和舞步完美融合,俨然像333分以前,肉体和灵魂融为一体那样鲜活而有趣。

羡煞我也!”我咽着口水,同时理解了为什么只有闭眼才能交流,观察者效应嘛。

我向他提出了那个难题,”量子霍金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其实并不是为了弄清宇宙的真谛是什么。”

那是因为您那‘哲学已死’的观点吗?”

年轻人,看来我这个宇宙中的‘量子漂流瓶’是寄到知音的手上了,”声音放松下来,听起来更惬意动听了,“确实如此。哲学正是来提供一种宇宙根源性解释与模型的学科。但在我看来,它已无法做到。”

他停了停,像是沉思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哲学要求绝对客观,绝对真理。但人类的探索历程无法逃离那个大环境,大环境不是指地球,而是那寿命与人类史等长的主观限制,比如宗教、伦理等,过去无法逃脱,将来也不可能逃脱。原因很简单,一旦脱离的话,人就不再是人了。诚然,这些限制带给了人类文化与灵性;遗憾的是,它也夺走了通往真理之门的钥匙。”

知道我听得一头雾水,霍金又举了一个例子:就像鱼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活在水中。人生来就像被一层纱罩住了眼,那层纱叫做——现实。

我破茧成蝶,成为量子态后,这层束缚就烟消云散了。世界骤然在我眼中变得清晰明亮起来!我去过银河系中央的大黑洞,那古老的‘风眼’贪婪地吞噬着万物,维持着那厚积薄发的电磁波风暴,那是能量的风暴,色彩的风暴!我有人类万倍的色感,见识过比紫更紫,比红更红的颜色。那是地球上无法想象的视觉奇观。我还见过强子的多态叠加。而所谓时空的扭曲与坍塌,在那里是小学生都了解的常识……”

就这样,霍金老人向我描述了他在另一个世界的见闻。不,现在称他“老人”,用男“他”都不够准确了——他已经焕然新生,成为了真实的人类神话。

年轻人,最后我想把排险者在我临终时的一段话传达给你。”声音顿了顿,然后以另一种更庄严的腔调回荡起来:“请记住,维持人类世界的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家庭氏族,甚至不是基因,而是探索的欲望。因为政治的边界是技术;家庭的边界是生死;基因的边界,那太多了。唯有探究的心是永恒的。人们最终会发现,过去的艺术无法被未来人理解,过去的道德终无法僵化未来的车轮,唯有追求真理之美是永恒的。”

然而,人类的探索史是一部与成规,与自然,甚至是与生命的斗争史。假如像你们国家明代士大夫万户那样身绑爆竹就能扶摇直上,去抚摸天女的面庞,那么,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便不会满怀希望地摔碎在大地上。往外飞,会流很多血,死很多人,但这是值得的!”

先生,按你的说法,既然哲学已死,那么文学呢,是否也面临着相同的命运?”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刘慈欣小说里的情节居然成了另一种更高层次的真实。

文学不会死亡的,年轻人。起码,只要人类存在一天,就还会有文学。因为——”

就在这时,我的头脑中没有了音讯。他还没有正式解答呢,我也还有好多话要问。

谢谢!”我知道霍金已经离开了,想拼命地忍住眼泪。

睁开眼,发现妈妈望着我。

你怎么哭了?刚刚对我说谢谢干嘛?”(完)

 


推荐理由:借量子态的霍金之口,讨论宇宙与人类的诸多终极问题。想象奇异瑰丽,叙述从容、精致,细节生动富于张力,对话严谨而蕴含深刻,是科幻与哲学、文学水乳交融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