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历届盛典 > 第三十四届 > 本届选手 >

龙奕然-合伙

2018-05-28 15:28:50来源:
(六年级;赛题:合伙)

 

我和爸爸曾有过特殊的“合伙”。合伙的结果,别有滋味。

去年暑假的第一天,爸爸跟妈妈说要单独带我出去玩,结果却来到了中山公园对面的流动献血车那里。

爸爸这是把献血车当成中山公园的充值窗口了吗?

不,显然不是。他掏出一个红色的、陈旧的小本子,递给那里的工作人员。原来,那是一本献血证,上面还有他读大学时的两次献血记录。他这哪是带我玩?分明是拉着我合起伙来骗妈妈呀!

护士请他坐在一把躺椅上,给他做了一些检查。然后,在他胳膊上系了一根止血带,和平时打针的流程一样,消毒、扎针,只是连接针管的透明袋子里没有药水而已。血顺着针管,一瞬间就贯穿了整条管子,就好像这一针也扎进了我的血管。看着那容积为400毫升的血袋从干瘪变得饱满,看着这些不是为了自己和亲人而流的血,那一刻,我真为爸爸感到骄傲!

一回家,他手臂上无法隐藏的“补丁”就泄露了我们合伙的秘密,妈妈颇有些生气:“你们干嘛要瞒着我去献血呀?就为了积分落户?况且还不知道能不能落户!”

原来,爸爸是有目的的呀!我这个被骗的合伙人也有点生气了!我以为他和上大学时一样,仅是心怀公益,以身为范,教导我做一个能帮助他人的人!唉,虽然这血还是献了,但爸爸之前的高大形象一下子掉下来了几个厘米。

两个月后,积分落户的结果出来了,爸爸顺利通过。妈妈说,即使爸爸不献血,他的积分也达到落户的要求了。看来,在妈妈的眼里,爸爸那些血是白献了。

腊月二十七,我们收拾好行李,准备回爷爷奶奶家过年了,行李刚刚装车完毕,爸爸的电话响了。

你好,我是武汉市血液中心的。为了让病友们能安心过年,年前武汉市各大医院安排了很多手术,现在血小板的需求量相当大。您看今天能不能来我们血液中心献一个单位的血小板?”

呃——好吧!”爸爸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挂了电话,他就看着我,对我眨巴着他那双无辜的大眼睛。他的简单直接,完全不给我拒绝的余地,让我再当他的合伙人。

但我说:“您就别拉我合伙了。您上次献血就挨了妈妈的批评,我还是建议您别去了。再说,我们跟爷爷奶奶都约好了,中午要回去吃午饭的。”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搬出妈妈和爷爷奶奶,我的话还是那么没有底气。

我们早点献完早点走,说不定来得及。马上就要过年了,好多人都已经赶回老家了,这献血的事,怕是不好召集了。我们献一个单位的血,至少又多了一个家庭可以安心过一个好年。何乐而不为呢?”

好吧,那我跟妈妈说担心路上会堵车,和您一起买点吃的。”我迅速上楼跟妈妈打了个招呼,立刻带着不能说的秘密前往血液中心。

哇!血液中心的人还真不少!看来,这些人和爸爸一样接到了电话,一样选择了响应。我陪着爸爸填表、做检查,都需要排队。但我能感觉到每个人都很有耐心,这种排队和公交车站、轨道交通的拥挤画风完全不同。

这次献血,爸爸被关进了一间房子,我只能隔着玻璃窗看着他。爸爸的血流进了他身边一台机器的盒子里面,盒子连着两根管子,一根管子里是殷红的血,另一根管子里是黄色的液体。这和上次在流动献血车上的情形不太一样啊,而且献血的时间也长多了。

我在外面等得很着急,真怕妈妈打电话来催我们,我想爸爸心里一定也很着急,但这和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员比起来又不值一提——好像每个打电话来的医院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血荒。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每个电话背后应该都有一个着急等待血液救命的家庭……

终于,献血结束了。爸爸穿上外套,用衣袖一层一层盖住他手臂的“补丁”。

    我们回到家,妈妈正在厨房做饭。爸爸心虚地问:“我们不是要回爷爷奶奶家去吃午饭吗?怎么做起饭来了?”

你刚献完血,怎么开长途车啊?!”

妈妈,您是怎么知道的啊?难道您是神仙不成?”

我不是什么神仙,是你的电话手表定位在血液中心了。我的电话都被你爷爷奶奶姑姑叔叔打遍了,没办法,我只好跟他们讲,家里水管漏水了,要修好了才能出发。我是被你们这对合伙人逼得没办法了,只好也加入进来合伙骗爷爷奶奶。”

我和爸都放肆地大笑起来。原来,我们仨一起才是最佳合伙人。(完)

 
推荐理由:一篇标本式的记叙文,满满正能量,但一点不显造作,让人觉得自然、亲切,有阅读的温暖、愉悦感甚至惊喜。除了行文流畅,布局精巧,主人公一家为武汉加分的“公益精神”,也令我们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