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历届盛典 > 第三十四届 > 本届选手 >

张吾墨-邻家旧事

2018-05-28 14:53:17来源:
(四年级;赛题:邻家       

那一座座老房,像一条条安静的鱼,瓦是它们身上细密的鳞。而我,则是一条欢畅的鱼,每天快活地穿梭其中。

老巷铺着青灰色的麻石板,有的已如老人家的牙齿,走在上面分明会感觉到“咯噔”的松动声。不知什么时候,这些松动的“牙齿”就会被我们这群嬉笑疯闹的小毛孩给踢翻。

每天放学后,我和英子姐骑着“叮当”乱响的自行车,在巷子里快活地满处转兜,人们听到“哐当哐当”声,就知道我们放学了。拐弯处有个大陡坡,每次骑到这儿,总会让旁边院子里的王奶奶揪起心来,她会忍不住隔着墙喊上一声:“丫头,悠着点,慢慢骑。”话音未落,我们早已疾驰得无影无踪了。不一会儿,外婆的声音在巷子里回响:“墨儿,英子,回家吃饭了!”我们忍不住偷笑,原来,不管哪个年代,都有贪玩的孩子。

英子姐兴冲冲地端来一盘“吉祥三宝”,“来来来,尝哈子我的拿手菜,包你停不下嘴。”还没等我咽下口水,巷子对面的李奶奶就一根竹竿伸了过来(巷子宽度只有四米),上面晃悠悠地吊个竹篮,竹篮像坐滑滑梯似的,欢快地飞奔而来,直钻我怀里,“墨儿,接好了,莫掉下克了,这是奶奶家的土特产,蛮正宗,蛮正宗!”只觉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像一个小太阳,把我整个心烘烤得暖暖的。

最开心的是双休日,一大清早,叫醒人们的定是小贩的吆喝,高亢而富有韵味。小巷逐渐热闹起来,陆陆续续地摆上了摊,英子姐拉着我一溜烟蹿了出去。呵!有捏面人儿的,蘸糖葫芦的,画糖画的,蒸米糕的……每个摊儿我们都会转兜研究个半天。最吸引我们的是画糖画的老人,以理石为纸、铁勺为笔、糖浆为墨,动作娴熟而轻巧,糖丝飞扬,几番精心刻画后,一只琥珀色的孔雀便跃然于乳白色的理石上,支一根木棒,在阳光的映照下,简直就是一件漂亮的艺术品。小心地舔上一两口,就再也没舍得吃。看得入迷时,连太阳偷偷爬上头顶都不知道,直到小巷四处氤氲着炸酱面的酱香味,才让我们回过神来。

墨儿,英子,墨儿,英子!”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叫唤声,不用说,定是外公的宝贝八哥“四毛”,循声望去,它正在梧桐树上欢快地上蹿下跳呢!只见它一个漂亮的俯冲下来,围在我和英子姐的脚边,不停地扑扇着翅膀,快活地转圈,三下两下,就把我和英子姐鞋带全部啄散开了,不管系得有多紧,都逃不过它的“魔嘴”,它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却让我们哭笑不得。它得意地仰天大笑后,“嗖”地一声又不知道野到哪儿去了。这鬼灵精从小放养长大,从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什么呀,本姑娘的笑声可是婉转悦耳,美如天籁,是在模仿你吧?”英子姐挥舞着拳头,追打过来,我们疯笑作一团。

转眼,秋雨纷至,梧桐树的叶子经不住这萧瑟的寒意,一片一片无奈地凋零在庭院里。而我的美好回忆也如这落叶般随秋风飘逝而去。英子姐搬走了,她终归是要回北京的,她说她会回来的,会到老地方来找我……

刚下过雨,新小区尽是郁郁葱葱,是那种被雨水冲刷过后刺眼的绿,绿得让人屏住呼吸透不过气来,这儿的人们礼貌得“恰如其分”,微笑得“恰到好处”。在这里,有一种无形的磁力,人与人之间永远保持着十分精确的距离。他们对我来讲,永远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推荐理由:一幅武汉老街现实版的《城南旧事》。小女生感触细腻,情思绵柔,有超越年龄的“成熟”和刻意追求的“文艺范儿”。我们惊诧,却也不得不欣赏——这也是成长的“个性化”和多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