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楚才之声 >

第35届“楚才”总结篇 (从阅读到作文到好习惯)

2019-10-23 15:15:07来源:
前不久,新华社记者找到“楚才”采访,想做一篇反映全国“作文竞赛”的深度报道。

这位记者告诉我,在北京总社,她的不少同事都曾是楚才作文竞赛的获奖者。她以身边感触和职业经历认为:规范的作文竞赛,对于推动青少年热爱母语,热爱阅读写作,热爱中国文化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和作用。

交流中,我们还有一点共识:中华文化的核心标识,就是汉字、汉语。怎么建设“文化强国”?怎么树立“文化自信”?学好“大语文”,写出好文章,是必然选择。

怎么学好“大语文”,怎么写出好文章?光靠学校教育肯定不够。而且,很多人也认识到:现有的考试制度和评价体系,无法客观、全面反映学生“大语文”的学习状况和写作能力水平。一个简单的疑惑就是:考试中几分钟读一篇长文(而且多是掐头去尾的节选),能领会多少?三四十分钟写一篇600字左右的作文,能看出什么?

当然,作为教学训练,快速阅读、快速思考、快速写作是需要的。但“文章”的特质,好像恰恰是“慢”——细细品读,反复琢磨,充分酝酿,字斟句酌……就好比喝茶,用喝啤酒的方式肯定不合适
             
 
“促进阅读”计划不能单靠考试
中国人“阅读率”不高,从小加大阅读量是对的。但在我看来,拉低这个比率的主要是成人。现在的中小学生,阅读量其实并不算小。

去年以来,“高考语文要让15%的考生做不完卷子”的文章在网上热传。前不久,当事人、教育部统编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温儒敏先生予以澄清:这几年高考语文正在改革,命题的一个变化是注意考察阅读量和阅读速度,读得太少太慢,就做不完卷子。根据调查,每年大概总有15%考生做不完卷子。选拔性考试,这个比率也正常。“后来就有不负责任的媒体截取和扭曲我的话报道了,弄得到处那么紧张,培训机构更是利用这句话来做广告了,由此也可见社会心理的焦虑”。

仔细阅读这段话,其实并没有推翻“不少考生做不完试卷”这个结果。无非说明:不是故意“要考倒你”。

温老说,除了阅读速度,高考语文所依赖的材料范围也会大大拓展。现在不只考文学,还涉及到哲学、历史、考古、经济、科学等方方面面。这是考学生,也是考老师。如果当老师的还是不读书或者少读书,就很难应对未来的高考。

温儒敏强调:语文教学要提升效果,必须回到语文的本质,就是“读书为要”。

选拔就要有淘汰,这是毋庸置疑的。问题是怎么淘汰?泛泛地读10本书,不如精深地读一本好书。当然,考试要考察阅读面,不可能只选一两篇文章。但阅读量大增,在“应试模式”传导下,势必“指挥”学生去更泛地阅读,更大量地做题。改革设计者“促进阅读”的初衷,应该不是追求阅读的“量”,而是阅读的“品质”吧。

我们都知道,在通识教育之外,学生的阅读是有偏好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学生开始形成个性化阅读,这是值得鼓励的。而且阅读之后,他们能写出很好的读书笔记、读书心得、周记和作文,这些平时的表现、自由轻松状态下的学习所得,应该被纳入升学评价体系,这也是“促进阅读”最科学、有效的办法。采访今年的特等奖学生、华中科技大学附属中学初三年级的覃舒筱时,我翻看她的读书笔记,认真、深入而有“干货”,语文老师甚至批注:仰止。试想一下:如果这些平时的阅读成果能计入考核依据,对学生进行及时认可,将有力促进阅读的常态化和自觉性。
国外大学招生选拔,平时成绩占了相当的权重,是有道理的。据报道,美国名校在发放录取offer时,甚至有意“回避”那些考试高分“学霸”,“会考试”不是他们欣赏的,而更看重通过平时表现反映出来的真实能力和潜质。

所以,伴随“考试内容”的变化,相应地要有选拔机制和考评模式的改革。说白了,除了“试卷成绩”,还应该有其他可以证明学生能力和学业水平的东西。

很多人会说:考试是当前中国最公平的人才选拔方式,其他都容易掺杂使假。这话听上去很“现实”,但不应该成为回避“深层次改革”的借口。很多改革其实是具备技术和法律条件的,可能最大的问题就是“嫌麻烦”“怕出事”。

            阅读到写作的化学反应

阅读,伴随我们一生。著名教育学家朱永新曾说: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她)的精神发育史。有人把这句话稍加改造:一个人的成长史,就是他(她)的阅读史。

写作,相比阅读,没那么普遍和必须。就好比我们都有自己钟爱的美食,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做菜,都亲自掌过锅勺。写作更复杂、难度更高。有的人一辈子几乎不写作,并不影响正常生活,无非就是没有自己的人生记录。

从这个逻辑来看,阅读比写作似乎更重要。如果说阅读是一个合格的社会人的基本能力,那么在我看来,写作就是一个高级的职业人的核心素养。所以,阅读是基础性的、普适性的,而写作是应用型、创造型的能力。当社会文明、社会竞争发展到一定阶段,写作能力反而显得更重要,因为写得好的人真的不多。

在现代人的精神生活中,看电视(电影)是最轻松的,我们的大脑几乎处于休息状态,画面所呈现的,就是要表达的;阅读稍“累”一点,我们要投入更多的精力用于聚神、代入、理解、感悟;写作,则是最“累”的,我们得静下心来,端坐着,思考、想象、选择、整合……然后形成一篇叙述完整、表达清晰,有层次、逻辑和思想的作品。由此可见:写作,需要我们更高级的能力。一般来说,会读的人不一定写得好;但写得好的人,一定善于阅读。

阅读和写作的关系,从形态上看,一个是别人的作品,一个是自己的文章;从效果来看,是从欣赏别人到满意自己,从悦己到悦人。我们学习的过程,就是从广泛阅读、选择性阅读、精细阅读到模仿型写作、任务型写作、抒发型写作和创造型写作。当然,阅读和写作不是两条平行线,而是相互交叉、彼此渗透的。

语文教育界有句“名言”:以读促写,以写促读。阅读是写作的积累和观摩,写作是阅读的内化和实践。你只有亲自动笔写作文,才更明白那些读过的好文章妙处何在;当你写作遇到困惑、梗阻和瓶颈时,通过阅读,你会找到柳暗花明的出路和新的方向。

在我看来,有效的阅读和优秀的写作之间,一定是有化学反应的。而这种“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就是思维。
 “楚才”对于作文的评判,一直都看重“思维”,包括:构思、感悟、情节的安排、细节的雕琢、上下文逻辑关系、角度的选择、主题的提炼等等。汉语的伟大,其语言本身就具有美感,但从来没有一篇文章仅仅只靠语言打动人心,而必须要有“思维”,语言的组织就是思维的发展过程,进而产生情感、思想,成为“有灵魂”的文章。

每年的特等奖作品,是“楚才”评判标准最好的说明。从今年的特等奖文章看,每一篇都是有“思维”特色的。不论你写什么,怎么写,是真实还是虚构,我们都希望从中看到你思维整理的过程,思想(心理、感悟、观念)合理产生的过程。

有人说,学生的文章,写得“生动有趣”就好,不要苛求“思维”“思想”。确实,“楚才”非常喜欢“童真童趣”的文章,但“有趣”不能简单等同于“搞笑”“好玩”,还要有意义。这个“意义”,不是“严肃的大道理”,而是指“感染力”,读罢能让人回味沉吟一下。我想,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学生写作文,常有两个问题:一是可以写出不错甚至精彩的片断,但文章的“完整度”不够,要么逻辑不清,要么虎头蛇尾,弃之可惜;二是思维没有展开或深入,总是“差点意思”——这都是思维能力欠缺的表现。还有很多学生理解“点睛之笔”就是在文章末尾来点抒发议论,显得生硬造作,这是因为思维的灵活性不够。
思维是一种能力,无所谓肤浅、高深。但一篇文章如果没有“意义”,好比一个人没有灵魂。由此,我想到了郭德纲的相声,很多人喜欢,我也是。初听郭德纲的相声,像当年初见王朔的小说,耳目一新。
但听多了,就觉得意思不大了,因为尽是夸张、荒诞、无厘头和段子的拼接,搞笑固然搞笑,也只是搞笑,听完即忘。

说到这里,肯定会有很多“钢丝”拍砖,说我“上纲上线”“故作清高”。其实,我只是想借此表达:写作文,不是写段子。段子有段子的市场和需求,写作有写作的规律和标准。各有所爱,各得其所,也不矛盾。
                
 最重要的是好习惯
 
每年“楚才”评审结果揭晓,我们到学校走访,发现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得奖的学生平时大都表现不错、成绩不错,有比较好的学习习惯。

在今年特等奖学生的采访报道中,我们看到这种情况更明显。有的已经形成个性化的阅读方式、学习习惯和写作特色。

看来,得奖并不是“撞大运”的偶然,背后是平时的工夫和良好的习惯。

多阅读,现在是广大家长和学校的共识。但读什么,有“密集恐惧症”;怎么读,又面临方法和效率的焦虑。
我们的建议是:适度泛读,选择性精读(几本好书读通读透),再到个性化阅读(自己感兴趣的某个领域、某个主题的相关书籍,自己喜欢的某个作者的全部书籍)。

打个比方,都是爱听歌,有人偏爱某位歌星的歌曲,更多的人则喜欢“金曲拼盘”。前者,肯定才是“发烧友”级别的,往往具有专业的鉴赏力。

阅读不够泛,不够杂,会不会“知识面不足”,考试吃亏?不会!阅读理解能力,肯定不是靠“量”的堆积产生的,而要靠“质”,并由“质”提升思维能力。一个有选择性精读和个性化阅读习惯的人,本身就说明TA已经具备一定的判断力、鉴赏力,可以胜任多种类型的阅读理解。更重要的一点:天下好文章,都是相通的。有了“通感”能力,就可以举一反三。

所以,好的阅读习惯,好的阅读成长,就是阅读+思考+摘抄+写读书笔记,最终形成选择性精读和个性化阅读。特别指出:摘抄,不是被动、麻木地积累“好词好句”,而是记录那些真正让你心动的文字。

好的阅读会自动变成“写作能力”吗?不会。还需要你多动笔。很多学生不愿意多写,一是惰性,二是获得的正向评价和激励不够,三是对“模式化”写作感到厌倦,无激情。

惰性和畏难,是人的本性,需要磨练,甚至强制。

关于写作的评价,确实存在学校、家长、专家之间的不统一甚至分歧。我们常见:有的父母觉得自己孩子的文章不错,但老师并不认可;有些老师欣赏的作文,家长却并不信服,这让学生有点无所适从。所以,如何评判一篇作文的优劣得失,亟需形成一个相对统一、规范、明晰的标准体系。

对于“模式化”写作产生的厌倦感,我们重点要训练、提升孩子的思维能力,引导他们发挥创意,避免俗套,持续写出跟上一篇不一样的、新的作文。这就类似于“玩游戏”的过关晋阶,只有不断创新,不断进步,得到“奖赏”,孩子对于写作才会越来越有信心,越来越有兴趣。

所以,好的写作习惯,就是勤于思考,勤于动笔,敢于创新,把写作文当成一个不断变花样,不断被肯定和自我肯定、自我愉悦的过程。   
(朱汉华,楚才竞赛委员会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