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楚才之声 >

楚才的“套路”与“反套路”

2019-10-23 15:14:19来源:
“楚才”有几个重要节点:每年3月底比赛,5月初公布结果,7月上旬颁奖盛典。5月2日结果一出,第34届楚才作文竞赛就告一段落了。每年我们都要写一篇总结文章,今年,说说楚才的“套路”。
“楚才”有没有套路?
很多人都曾问过:楚才究竟有没有套路?
我的回答:有的。
地球上的万事万物,都有“套路”。中考、高考、托福、雅思……但凡考试、比赛,都是有套路的。不然怎么会有成绩的高低?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研究者和备考资料?
楚才的套路是什么呢?
关于这方面的文章、书籍、传言,还真不少。楚才官方正式对外宣传的,主要有“我手写我心,我口说我事,小我现大我”、“新、真、深、活、趣”等。民间的说法,有“故事感人”、“悲情催泪”、“构思新颖”、“金句点睛”等等。在我眼里,楚才的“套路”可以简单概括为这三句话:
——真诚比技巧重要;
——思维(思想)比文笔重要;
——情趣比主题重要。
第一句“真诚比技巧重要”。楚才特别看重“真诚”。“真诚”是这个世界上最恒久的品质和价值。交友择偶,我们愿选择诚恳的;合伙做事,我们会选择诚信的。我们能长久记住的文艺作品,无论小说、电影、戏剧、歌曲,都是以“真诚”感人的。那些虚幻的东西,不管多么富于技巧和色彩,其实都如电子游戏一样,只能给我们带来一时的感官刺激,因为我们无法被感动。
青少年的作文,特别是小学阶段,评委尤其看重“真诚”:真人、真故事、真情感、真想法。小孩在作文中说假话,抒假情,评委是能迅速识别的。今年的特等奖作文中,有篇三年级学生的《表情包》,通篇都是叙述自己的“奥数”情结和对于“禁奥”的遗憾,没有高大上的主题,没有曲折离奇的故事,也谈不上多好的技巧和文笔,但胜在了“真诚”:在“禁奥”的风口,小作者没有去迎合大人和时势,而是直抒胸臆,个性表达,不仅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特殊人才”的可能性,也让社会冷静反思:奥数无罪,人祸有因。
第二句“思维(思想)”比文笔重要。楚才特别欣赏思维能力和思想,认为写作的训练其实质是思维的训练,最大的“才气”、“才华”,不是“文笔优美”、“词汇丰富”,而是人的思维能力和思想,前者包括:构思设计、求异思维、逻辑思维、联想能力、想像力等;所谓“思想”,不是指严肃、高深的理论,而是真实的想法、心理活动、思考、自然而然的感悟总结。“楚才”为什么特别看重“思维”和“思想”?因为这是更高级的知识运用的能力,影响孩子一生的成人成才。没有成熟、独特的思维能力,没有个性思想,再华丽的词藻也是空洞无味的。文章品质的优劣,为人格局的高下,最终体现在思维和思想。
今年的特等奖作文中,小学有两篇科幻类:《智能植物》、《暂离地球》,都是思维独特、想像奇异的作品,不是传统的“故事感人”、“文笔优美”类型——这种思维的力量,超越了文字的内涵。初中组唯一的特等奖,洞见了“无人科技”背后的可能性和意义,提出了“人的解放和人格、人性全面发展”这一重大课题,尽管作者的论理、论据还不够到位,文笔也称不上细腻华美,但这种思想的灵光,足以让文章脱颖而出。
第三句“情趣比主题重要”。楚才不提倡主题先行,反感简单机械地图解主题,空洞标榜所谓“思想高尚”,也并不强调作文要“立意高远,昂扬向上”。事实上,从历届楚才作文特等奖来看,富有情趣、接地气的作文,更受评委青睐。
所谓“情趣”,就是“情感+趣味”。试想一下:如果一篇文章既让你感动,又富有趣味,你肯定印象深刻。无论是写作还是做人,“有情趣”都是一种很高的境界。甚至在很多专业评委眼里,“情趣”是最重要的因素——文章的味道、作者的个性,由此可见。今年的特等奖、小学四年级作品《邻家旧事》,写汉口老街淳朴的市井生活,烟火气中情趣十足;另一篇同年级的《邻家海棠花》,生动地描摩了城市小家庭的“原生态”,据说很多美妈惊呼“躺枪”,就是被文章中具有讽刺意味的生活细节“打到”,似曾相识,若有所思。
“楚才”反对哪些套路
熟悉“楚才”的人都知道:“楚才”与学校的考试,与中考、高考有很大不同,不仅反映在命题上,更体现在理念、标准、要求和评判上。“楚才”的写作,融合了学校教育、新闻写作、文学创作、编辑出版等行业的诸多元素,既严谨、务实,又开放、灵活。
“楚才”的“套路”中,最核心的是“真诚”。“真诚”是最难设计和复制的,所以每年的获奖作文,都呈现出多样的风格和色彩,也让这项传统的比赛常办常新。正如很多学生所说所感:“楚才”是一位真诚的朋友,可以畅所欲言,自由展现。
“楚才”也是反“套路”的。我们反对的套路,引用“楚才参考书”《作文真经》中的表述,主要有:
1.套话。十来岁的孩子,开头就写“在我的一生当中”,这显然是范本作文看多了,简单、机械套用。
第二类套路,是故事情节的套路。一写妈妈,打伞必淋湿自己,半夜背孩子上医院;捡钱和让座,更是做好人好事的标配。
上海有一次小学生征文比赛,以“我家的传家宝”为题。很多小学生写的是“外婆留下了一件补了又补的旧衣服”。你相信吗?如今到哪里还能找到上千件外婆留下的补丁衣服呢?
第三类套路是高频词汇,如“豆大的汗珠”、“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教室里静得连掉一根针都听得见”、“眼眶湿漉漉”、“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小嘴”等等。
2.感情假、爱议论。很多同学,一点小事,都要把感情往无比高尚的地方引导,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思想境界有多么高;在文章的结尾,不说几句评论性质的话,总怕别人看不懂他的作文,不知道他要表达的主题和意义。
3.文艺腔和成人气。这里的“文艺腔”不是指文笔,文笔是好东西,是服务于内容的,让故事更生动优美。这里的“文艺腔”是指装腔拿调,一通名人名言的荟萃集锦,一堆好词好句的排列组合。就是没有自己的生活体验。著名语文教育学者杨再隋教授曾形容:现在青少年的作文,普遍存在三“气”——书卷气(从书本到书本,反复引用);小家子气(琐事碎念,格局不大);成人气(刻意模仿大人,故作成熟)。
4.“好词好句”代替细节。比如孩子写天气晴朗,就只会写“天上飘着朵朵白云”;写寒冷,就只有“滴水成冰”;写离别,就只会“依依不舍”。到底是怎样的晴朗?怎样的寒冷?怎样的不舍?因为没有认真去观察、思考,去揣摩细节,于是只能靠一些空洞的词汇来支撑。
5.凭空想象。作文就是要打开孩子的想象,可这个想象一定要以现实和科学的逻辑为基础,而不是凭空瞎想。
著名作家余华曾说:只有当想象力和洞察力完美结合时,文学中的想象才真正出现,否则就是瞎想、空想和胡思乱想。
得奖不能说明更多
   “楚才”的整体获奖比例,只有12%。得奖不易,值得祝贺。但获奖的价值和意义,也不必夸大。这不是我们故作低调,而是出于理性和对青少年成长规律的认知。
必须承认,因为“楚才”获奖,许多孩子一举克服了对于作文的“恐惧”,从此建立了信心——这也是“楚才”的功德之一。但青少年的写作,尚处于不成熟、不稳定状态,得奖具有一定的偶然性。经常有家长疑惑:我伢成绩优秀,作文总是在班上当范文念,怎么没有获奖?平时不如他(她)的同班同学,却得奖了。“楚才”跟竞技体育不一样,很多同学去年获奖了,甚至是一等奖、特等奖,今年却不一定能入围。
如果把得奖看得过重,甚至“成瘾”,那么孩子会背负一定的压力,一旦“成绩下降”,有可能完全抵消曾经获奖的正能量,甚至让已有的自信土崩瓦解,适得其反。
历史上,“楚才”获奖的学生,成才率很高。但也有获得高级别奖项的学生,开始“沉迷”各种写作,在初中、高中阶段出现偏科和学习掉队情况。当然,这是个人的选择和发展问题,不算什么严重的“危机”。但我们也想从中提醒:写作的价值,关键在于培养兴趣,训练思维,丰富精神,确立审美。得奖的学生,不一定就要成为“作家”或以写作高手自居。写作价值巨大,但不是生活的全部,一切因人而异,因势利导。
去年,我们曾引用著名作家刘醒龙对“楚才”学子的寄语:“得奖是过年,平时的阅读和写作是过日子”。过年是人生的喜庆,但过日子是生活的常态,自有情趣。今年,我们仍然想说:得奖不得意,空手不空走。得奖与否,有运气、机缘成分。但喜欢阅读,勤于写作的孩子,一定不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