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和写作的根在哪里? - 楚才之声 - 楚才竞赛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楚才之声 >

语文和写作的根在哪里?

2018-05-28 15:16:18来源:
我是一名学文科的研究生,后来做了一名记者,再后来跨行转型从事了写作教育。

在主持楚才作文竞赛工作的这几年里,我开始集中研究、思考关于“写作”的问题,虽然我一直是一个职业“写字的人”。在中国,真正面向大众传播的职业写作有两种人,一是作家,二是记者。所以,我觉得我有资格来探讨“写作”的话题。

语文是我国中小学校的核心课程,也是其他学科学习的基础。而写作,是语文的最高形态,是学生语言文字能力、思维能力、审美能力、情感体验能力,乃至思想境界、道德情操、精神格局的综合体现。目前,我们中小学还没有开设独立的写作课程,“写作文”只是“阅读欣赏课”的一个附属和延伸,只是语文考试的一个计分项目——这一直是我的一个遗憾和心结。
在楚才作文竞赛这个平台上,我可以通过海量的文本,观察和审视当下中小学生作文的状况,发现问题所在,思考改进弥补的方向、路径。每当看到、想到那么多的“套路”、“技巧”、“虚假”、“逢迎”,我更强烈感到——我们有必要专门为青少年学生开设独立的写作课程。
楚才作文竞赛是中国创办最早的作文大赛。作为一项权威、专业、规范、开放的赛事,已有34年的历史积淀。“楚才”的核心理念和价值追求,我们总结了以下几个表述:
——我手写我心,我口说我事,小我现大我。
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风格,讲述自己的故事,表达自己的情感,展示自己的思想,不要刻意模仿大人,不要拘泥套路,不要胡编乱造,不要言不由衷。
——“楚才”最看重的是真性情、真思想。
什么是“真性情”?就是文章故事真实、人物真实,故事中有真情,人物有个性,作者本人有个性。即使是虚构的故事,也要有生活的原型和基础,不要凭空捏造,胡编乱造。
什么是“真思想”?就是真实的想法、心理活动、思考,自然而然的感悟、总结,不要刻意拔高,不要无病呻吟。很多学生习惯在文章最后来一段“辉煌的结尾”,所谓“升华主题”,“突出思想”,这种做作的“喊口号”、“摆POSE”,是“楚才”特别反感的。

——最大的“才气”不是文笔、词汇,而是人的思维能力。
在“楚才”眼里,最大的“才气”、“才华”,是人的思维能力和思想。没有成熟、独特的思维能力,没有个性思想,再华丽的词藻也是空洞无味的。
楚才最看重的思维能力,主要有三种,一是“求异思维”,二是“联想能力”、三是“想象力”。

——生活即文章,作文如做人。
这句话,可以双向理解:生活是写作的源头;写作也是美化生活、清新脱俗的一种优雅的生活方式。写作,要像做人一样认真、诚恳;另一方面,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就写怎样的文章。你是一个优雅的人,就把文章写得细腻优美;你是一个有趣的人,就把文章写得妙趣横生;你是一个爱思考的人,就把文章写得意味深长……

2015年获得楚才作文竞赛特等奖,2018年初确定保送清华大学的武汉外国语学校学生张睿茹,专门为“楚才”写过一篇文章《语文,不止于语文》,她说:“语文,从来就不止于语文,它是每个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它是交流的工具,是更深层次的娱乐,是一种思维方式……其实,我并不是每次语文考试都能拿高分的那种学生,但我觉得注重语文学习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所以,我希望大家放下学习语文的功利心,不局限于课本,不局限于考试,让语文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越早越好。看似“无用”的大语文学习,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这样理解张睿茹的意思:语文和写作,其实是做人的学问。人之为人,关键在有情趣、有思想。可见,“楚才作文竞赛”真正浸润了一批像张睿茹这样的青少年的心灵。
 我的好友、作文教育专家丁寅老师曾说:“作文教育的根,应该是生命的成长。这种成长,根植于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厚土壤,沐浴着现代文明的灿烂阳光,一路向上生长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想要的样子”,很有意思!恩格斯说,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会劳动,会制造工具。这是唯物主义的分析。我个人觉得: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有超越物质的更复杂的思维能力和思想。人不会是一个“模子”、一个习性,人有自己“想要的样子”。但前提是:他(她)要会鉴别,会审美,要有基本的思辨能力。

而这些基本的“人”的素养、能力,正需要语文和写作的教育来涵养。
 
(朱汉华,楚才竞赛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中国写作学会特聘研究员,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专家委员,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创新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