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优秀作品展 >

[35届特等奖]廖芷含-完美小孩

2019-10-16 09:45:55来源:
一看就知道,廖芷含是一个活泼、聪明的女孩,思维敏捷,说话节奏快,是那种对什么事都有自己的想法的女生。小学语文老师、班主任杨建英说:“廖芷含心地特别善良,是个非常纯净的孩子!”

廖芷含回忆,这次在赛场上见到“不完美孩子”这个题目,想到自己一个星期来一直为一件小事跟妈妈斗气的事情,就决定好好写一下家里的事情,把一些心里话在这里一吐为快。芷含笑着说:“文章中我把我妈写得特别严厉,还虚构了爸妈离婚的情节。妈妈知道后还生我气呢。”现实生活中,她家的气氛非常好,妈妈确实很严格,爸爸工作特别忙,但只要一有空,就会带着自己到处去疯玩。

芷含有一个非常喜欢读书的家庭。她说,全家人最喜欢事情的就是买书、读书,现在家里的书都已经多得没有地方放了。特别是妈妈,还一直坚持写读书笔记。可能是受妈妈的影响,芷含从小就喜欢阅读,各种各样的书都找来读,都读得津津有味。

对于读书,芷含也有自己的秘籍,她说:“读书不能泛泛地看一遍了事,还应该在读的过程多琢磨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分析一下这样写有什么好处?对于那些自己特别喜欢的文字,还要尽量把它们背下来。这样对自己才会有启发,写作文时就可能用得到。”她读《红楼梦》时虽然还不太懂,但见到里面有些有意思的诗,就把它背下来。她特别喜欢《楚才文萃》,家里买了历年来出版的全套丛书,读这些书的时候,她不仅看原文,还喜欢读老师写的点评,从这里面学到了不少写作的方法和技巧。

“这次的参赛作品,开始把爸爸写得特别完美,到后面就想来一个一波三折,就虚构他又结了婚。想说明不仅小孩子没有完美的,大人也一样。”

廖芷含平时喜欢动笔写文章。她的周记就多次作为范文在同学中交流。小时候读了郑渊洁的皮皮鲁系列,就想象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自己续写了许多故事。

(采写:向必颖)

 

 

 

完美小孩

钢城第十七小学六年级 廖芷含

 

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都是完美的。

但在不会欣赏的人眼里,处处都有漏洞。

比如我妈,在她看来,我跟一张渔网差不多。

在我眼中,唯一的不完美,就是我的家。

在我九岁时,爸妈就离婚了。我不想当个“单翼天使”,说的是“天使”,其实不就是一条爸妈都不爱的可怜虫吗!

我跟着妈妈走了,但我不喜欢她。

爸爸跟所有的爸爸一样,大方,性子急,爱自由,爱我。妈妈异常强势,凡事都要争个高低,决个胜负,她想做的事,从来没落空过。

自从他们分家后,妈妈变得更强势了。爸爸的刺儿不能挑了,她就在我身上下工夫。

“你说你能干什么?成绩不拔尖,舞蹈半吊子,吉他不专业,身材又差,脸蛋平平……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个败家女啊?”

我没理她,转头望向窗外万里无云的蓝天。

我的心是偏的,偏在爸爸那一边。

每个周末,我都会偷偷去看他。

他对我说:“你只是个孩子,你的一举一动,都透着纯真,都令人欣赏,记住,快乐就好……”

在那个满是怒骂的家之外,一句赞叹,会让我欣喜若狂。他老夸我。

在9岁时那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我曾原谅过妈妈,因为她在哭,那一阵不同于风雨的呜咽让我觉得,她也蛮可怜。

我尽可能将自己优秀的一面都展示给她,满心以为这个家能随着我的改变而旧貌换新颜。

结果却令人失望,我拼命努力,总换来一句:“高兴个什么劲儿!你是最优秀的吗?”

不是。

世上的知识我八辈子都学不完,我的缺点比常青树的叶子还要多。

我不是超人,也不是哆啦A梦。

我想起了爸爸,他对我说:“快乐就好……”

他每次都对我笑脸相迎。

有一次去他家里,发现他突然对我有些疏远,不似平常那样嬉皮笑脸、温暖自在。

我直觉有事要发生。

但也没太在意。我的直觉一向不准。

可能是我已经透支了一辈子的直觉。

我的信仰没了。

那场洁白的婚礼,浪漫,温馨,可能唯一的不和谐因素就是我和我妈,我是被邀请的,她是非要跟来的。爸爸分明看见了我,却转头移开了目光,神情自然,毫不尴尬。他握着那个美丽女孩的手,许下海誓山盟。

“彼时岁月,谁许谁地老天荒……”

我从来不知道他有当演员的天份。

那个年轻的女孩,白裙飘飘,满心满眼都是幸福和憧憬。她美若天仙,衬出妈妈失魂落魄。

妈妈突然抱住了我,带着哭腔。

“你是我唯一的完美,唯一的骄傲。”

(完)

 

 
 
授奖理由

 

内心独白式的作品,淡淡的忧郁和“佛系”味道。通过小孩的视角,看到了成人世界的无奈、失落和温情。

强势、挑剔的妈妈“逼走了”爸爸,我几乎成了她全部的“剩余价值”,但我并不完美。其实,父母又何曾完美?就连原来以为“完美”的爸爸,也幻灭了。

妈妈也许最终是妥协了,已经失去了一个,再不珍惜身边的不完美,可能会一无所有——多么痛的领悟。

人如草木,都是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完美存在。

文章文笔简约流畅,节奏、结构有诗的味道。也是一大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