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优秀作品展 >

[35届特等奖]詹紫然--爸爸的最爱

2019-10-16 09:30:34来源:
如果说有一种优秀叫“别人家的孩子”,那么,詹紫然当之无愧。

语文老师周丽红对詹紫然的赞美之情溢于言表。她说,虽然詹紫然获得楚才特等奖是她没有想到的,但她身上绝对拥有得奖的潜质,获奖是早晚的事。

詹紫然可以说是全年级的标杆人物,她不仅成绩优异,其他方面也非常出色,综合素养极高,各学科老师都非常喜爱她。今年在三升四学业期末考试中,她的每门功课成绩又一次荣登班级第一名。今年暑期,詹紫然参加了军运会主题节目“录制选拔”活动,燥热的骄阳下,她一站就是个把小时,从不叫苦喊累,同期参加的许多孩子都纷纷退出,她顶着烈日配合导演坚持完成拍摄,最后被选中进入最终录制。

面对记者采访,詹紫然淡定自若,回答问题不紧不慢,语气诚恳,偶尔会思考一下,再笃定地说出自己的观点,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沉稳、平和与恭谦。“努力就会有回报”,是她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詹紫然坦言,一直以来,她对于写作并没有什么畏难情绪。唯一一次偷懒,是因为当天课业任务多,再写作文时候,感觉太累了,就写得比较敷衍。说到这,小姑娘略微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詹紫然在一年级刚接触写话时,兴趣就挺高的,这和她从小就喜欢阅读国内外绘本的习惯分不开。她写作时不太考虑字数和篇幅,怎么把事写清楚,该如何写,才是她考虑的第一要素。二年级开始,老师要求每日观察事物写日记,积累好词好句写感悟,詹紫然一日不落,几年下来,积累了好几大本,这极大地增强了她的观察能力与表达能力。要说自己有什么特点和优势,詹紫然回答,“那就是努力和认真吧。”“今天的事情今天完成,不拖延就不会恶性循环,有了进步就有了好心情,就会越来越好。”

因为父母工作忙,詹紫然自小多由奶奶带大。奶奶对詹紫然的教育很严格,并以身作则教育孙女,不看手机不吃零食,待人有礼,不争不抢,鼓励詹紫然积极参与各类校园社会实践活动,并走出国门,去欧洲、美国开阔眼界。奶奶的豁达,带给詹紫然无穷的精神财富。这次参加楚才竞赛,也有奶奶的鼓励,“试一试”。这一试竟捧了个特等奖回来。奶奶说,詹紫然对名誉看得很淡,考了好成绩也从来不炫耀,放学拿回来的各种证书奖杯就轻轻放在桌面上,交代一声“获奖了”,就回房写作业。

詹紫然学习自主性很高,完成度也好,习惯养成了,家长平时不用太操心。詹紫然看书种类很杂,基本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因为年纪还小,目前为止,还没有参加过任何补习。“获奖,和她的个人努力分不开”奶奶谈到詹紫然的获奖原因,笑说,“她父亲,还就是她笔下这个样子。”

詹紫然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加油吧!少年。

(采写:易岚、毕竟)

 

爸爸的最爱

长春街小学三年级 詹紫然

 

总听大人说“某某小孩最爱疯”,说时还常常摇头。

可是我家爸爸才叫“爱疯”,那疯起来真让人不得安宁!

爸爸个头一米八以上,体壮如牛,晒得黑黑的。别人一看爸爸都说“像个运动员”,不错,爸爸是带了一个“员”,但不是姚明叔叔那种人见人夸的“员”,而是现在中国最差劲、人见人骂的那个倒霉的“员”——足球运动员。

当然他是民间的,“野”的。

野的顶多算个爱好者吧,或者说是个足球迷。

足球迷有什么稀奇的?小区里、街头上,常见有人谈足球,咋咋呼呼、眉飞色舞。眼睛都是红肿的,肯定是一晚上没合眼了。

我家老爸也一样,一到世界杯,那就是他的节日了。从电视台的“热身”到转播结束的最后一分钟,爸爸一定是“全勤”。如果要搞世界杯知识竞赛,他肯定能赢。

一有世界杯电视转播,爸爸就像是迎来了什么盛宴。他的一群朋友,这个时候也像过节日,都聚集到我家里,一边看球,一边大吃大喝,议论叫喊,全然忘记了家里还有其他人。

球未开踢,酒虾先上;球已散场,酒虾继续……做作业偷空到客

厅,就看见爸爸他们面前堆满了酒瓶,茶几上摆着一大盆龙虾,个个喝得脸像小龙虾,酒气熏天。

一个晚上接着一个晚上,他们也不嫌累!最难受的是吵得我睡不好。“防住罗特!”“来了,小心胡特!”“啊!进了!进了——”“韩国队赢了!亚洲赢了!”声音比打雷还响。那情形,完全发了疯。

后来听爸爸说,那是2018年世界杯,韩国队小组赛20赢了德国队。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亚洲队也能在世界杯上赢德国!

如果说爸爸看球疯,那只说对了一半,其实他更疯在“踢球”上。到过我家的人,看见柜子上摆放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奖杯,无不称奇。这些奖杯,可是他在赛场上“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

爸爸还有一个小有名气的头衔——武汉市民间足球明星。据他说他的“武汉鼎顺足球队”名满江城。哈哈,当然不是什么正规的俱乐部,进出自由,费用自理。我家就是球队总部。

武汉市举行的各种足球赛,肯定少不了爸爸的球队。2017年市里的什么业余足球赛,“鼎顺”捧回了一个大大的冠军奖杯,同时也扶回了遭受重伤、满身血迹的爸爸。奶奶一见,急得团团转,喊着要送医院。爸爸却像没事似的,轻描淡写地说:“一点皮外伤,用不着。”可第二天,他的背膀肿得像加了一层护甲,腿脚跟大象一样粗。奶奶只好把医生请到家里。医生用钳子清理伤口污渍,那钳子都撬到骨头了,还冒血。我不敢看了,心里害怕,眼里流泪。但爸爸连眉毛都不动一下。

那天晚上,我放学回家,也和妈妈、奶奶一起陪伴在爸爸床前。爸爸的身上、腿脚上都绑了绷带不能动。我趴在床沿,不知不觉睡着了,梦见爸爸被一个魔头人先是推搡,接着使出阴爪腿,爸爸猝不及防,像一堵墙轰咚倒下,顿时听见砖墙骨头一齐响……“爸爸——”我吓得出了一身的汗……

爸爸这次整整躺了两个月,然后就怎么也不愿意躺了。在床上养病的日子,他也闲不住,时不时电话指挥:“这个月训练不能停啊,一个人不能少”、“二弟你带队去踢,不怕,参加了就行”……

我不明白爸爸他们这么爱足球到底为什么?只知道那是他的寄托和快乐。其实有时候,我真有点羡慕他,有足球,有那帮像战士一样的队友……(完)

 

 

 

 

 
授 奖 理 由

 

“楚才”一直提倡“写有意思的人”。

小作者的爸爸是一个典型的“超级球迷”,这个形象很接“武汉地气”。如果说啤酒、小龙虾、朋友代表了“生活”,那么如此痴迷与生计无关的足球,又超越了世俗。这种“特别的人”,往往具有写作和文学价值。

文中很多细节是值得玩味的:世界杯与节日豪情、为不相干的韩国队兴奋、受伤后的淡定与坚强、那个似乎预示宿命的梦境……这些“嗜球如命”的人,我们可能不理解甚至不接受,但无法漠视他们的纯粹、激情、执着和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