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优秀作品展 >

[33届楚才特等奖]中国人谈钱-吴思琪

2017-12-06 15:01:14来源:
  中国人耻于谈钱吗?说出这样的话分明就是不懂中国国情。
    中国人觉得一谈钱就俗?这点倒是没有说错,谈钱是俗的,同谈吃饭、睡觉、洗澡一样的俗。
    中国人一直忽视“钱规则”?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一个俗如吃饭、睡觉、洗澡的生活必行之事,谁会去忽视它?
    而说出“金钱让深刻者更深刻,浅薄者更浅薄”这样的话着实有些自以为是。
1
    从“钱”作为一般等价物用于商品交换以来,中国人就开始有了谈它的历史了。中国人从不以谈钱为耻,一方面因为它俗,另一方面因为它平等于任何人,不论这个人深刻或者浅薄。
    钱俗,俗如“见钱眼开”“钱可通神”“钱可使鬼”,俗得三界之内都离不开它。它确实俗,但就是这样说来俗气的东西,才越发显得有价值。吃饭睡觉是俗气的,俗于平常,平常的东西众人皆知,谈论起来你会低了档次,所以是少有人谈论的俗,可这并不能降低吃饭睡觉的重要性。“钱”亦是生活之不可缺少的,也就不得不被冠以“俗”的称号了。不过这种“俗”是大家乐于去谈论的。
    吃饭和睡觉都有大致的标准:吃几分是饱,睡几刻是足。而于钱则并无太明确的标准,没有标准所以也就不容易被人们拿来谈论。因此,谈钱是俗,却不是被人忽视的。只不过,单说因为无标准而更易被谈论似乎说服力有限,那我就摆出另一个更有说服力的理由了——钱于众人而言是平等的。
    钱俗,也就俗在它的平等,人们乐于去谈它,也全在于它的平等性。钱无深刻与肤浅之分,亦无高低与贵贱之别。穷人手里的钱和富人手里的钱绝对不会因为拥有者的差别而有高下之分,同样的一块钱在任何人手里都只能买一份报纸。同时,钱给人以均等的机会。任何人,只要有足够的勤劳与智慧都可以获得它。所以,钱被人们所喜爱,被人们光明正大地谈论,任何人都不以追求更多的正当之财为耻。并且,钱的这种平等已融于中国人的义利观。“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对这种平等的完美诠释,甚至还带有一些启蒙思想意识。
2
    当然,说钱俗还可以从传统文化之中窥得一二。其中最为明显的当属“压岁钱”之说了。放眼世界,新年礼物用钱来代替的绝无仅有,况且这钱还被附以“压岁”之名,不但非给不可,而且绝不可以替用他物,还得裹之以吉祥红色,做到有礼有节有彩头。所以, 中国人谈钱或许真的是俗,是亘古不变的“习俗”。这种习俗自然也体现在春节之外的其他时段,那便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份子钱”。“凑份子”根源于中国人的家族情结,融入了互帮互助的“份子钱”别有一种温暖,俗得接地气,俗得大方自然、合情合理。
3
    不过,不论是哪种俗的谈钱,谈至今日多少都有些变了味道。不择手段地追求钱,高谈阔论自己的财富甚至不义之财;有钱的人无法无天、目中无人;压岁钱、份子钱隐含限额,互相攀比……于是有人便要驳斥我:“这难道不都是钱引发的吗?”自然不是,钱的俗气不会变,钱的重要性、平等性、情理情怀都没有改变,一切的唯利是图、见钱眼开、拜金主义全然都是人的错误。人们今日所谈之钱乃是一面墙、一道坎,是隔膜,是阻碍,早已不是千百年来融入国人精神礼节的俗物了。
4
    因为这样的改变,导致墙内墙外出现分化,坎上坎下不得均衡,为了调节,自然也就有了“钱规则”之说。合此规则者入墙内,背此规则者落坎下,钱的公平不在了,它于是就成了“让深刻者更深刻,浅薄者更浅薄”的双刃剑。这么一来,倒也可以说得头头是道、振振有词。只是,依我看,愈发用规则的方式来调节“钱”所带来的矛盾,愈发会加深矛盾。所以,只有回归到钱俗的本源,才能降去社会的躁动不安,真正推倒这堵墙,削去这道坎。
    那么如何回归钱的俗呢?首先要明确钱的根本作用是什么?前面我们谈到,钱和吃饭睡觉一样是生活必需。于一个生活难以为继的人而言,钱的俗才可以被真正彰显。国家谈精准扶贫,保证最低的工资标准,无不是在还原钱俗的本性。所以,我们说,把钱用到该用的地方去,把钱用于真正的生活必需,这样就能够回归“俗”。
    其次,要想回归“俗”,还需要取之有道,重拾钱的平等性。中国人自古便是勤劳的,因为勤劳有回报,中国人爱钱,也就是爱这份公平。人以正道得钱,钱自然以良俗相待,因为光明正大、理直气壮。而若是非法所得的钱,钱也就以恶相待,只得小心翼翼、偷偷摸摸。有的官员敛收不义之财,还是忘了这钱的平等原则;有的商人唯利是图、不择手段,那更是对“机会均等”的践踏。所以,我们说,以正当的方式获得的钱才是俗的,才能够拿来谈,才能够在阳光之下毫无忌讳地使用。
5
    当然,要想回归钱“俗”,也离不开传统文化的重拾,要把情感、文化与精神融入钱之中,让钱被爱包裹,让它不再以冰冷形象示人,而是以“习俗”的方式,一脉相承,延续家族情怀和文化魅力。同时也必得去除人们错误的文化价值观,那些肤浅的金钱观念也定当一一抹去,来突显出更加豪迈的,脱离物质的宝贵精神。如此这般,钱的俗才不至于中断,也不会再被错误的价值导向所扭曲。
    于是,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文题中的某些观点简直就是胡扯,假以“鸡汤”之美名误导年轻一代。我以为,今天的年轻人,凡事皆可争先,但唯独在面对钱这件事情上,不宜有过强的竞争意识,否则只会迷失方向,误入“钱规则”的歧途。在他们还没有开始自食其力的时候,认清用钱的目的,坚守赚钱的原则,则仍有救。
 
作者系湖北大学文学院2015级学生


美点赏析

全文层层深入,论证深刻。中国人谈钱,是一个耳熟能详的话题。出新意不必,但出新见犹可。作者避熟就生,避虚就实,从“中国人从不以钱为耻”入手,探究其中原因,找到“俗”和“平等”两个因素。这里的“俗”是一种亘古不变的“习俗”,并不是一种变了味的“俗物”。最后,作者畅谈“回归钱的俗”,解决当下“钱规则”的办法,即当用则用、取之有道。作者论来从容不迫,有正有反,涵括古今,荦荦大端。为了开拓观点,作者既善于从古籍中找论据,也勤于从日常生活中搜素材,更乐于从正道的角度续龙脉,使全文理据扎实,论说生动,达到一定的论证高度。
疑点探讨
作者视野开阔,娓娓道来,令人击节称叹。但也有地方论述不严密,如“谈钱是俗”,这里的“俗”是指与“吃饭”“睡觉”一样的习惯,而第2节却上升到“压岁钱”之类的习俗。“习惯”与“习俗”的跳跃太大,如果给予必要的逻辑推导,就能让人易于接受。
悟点心得
    逻辑推理一般指演绎推理。所谓演绎推理,就是从一般性的前提出发,通过推导即“演绎”,得出具体陈述或个别结论的过程。演绎推理的逻辑形式对于理性的重要意义在于,它对人的思维保持严密性、一贯性有着不可替代的校正作用。  
                                                   (钱金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