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优秀作品展 >

[33届楚才特等奖]无雪的冬天-程佳琦

2017-12-06 14:59:51来源:
对我,对她,对他们而言,或许,雪只是个传说。
                                             ——题记
    无雪的冬,大地在冻干中变得灰素,没有了飘雪,一切都急促起来。或许,我见过下雪,但那又不算雪,真正的雪是那般耀目的白,将一切灰暗隐藏,将所有污浊掩埋。那样的冬,一切都悠闲起来,缩着脖子,漫步雪径,昏灯小屋,围炉观火。
    心无停泊的人,心里住着一个冬,他们眼里是没有浪漫的,因为心里少了雪的陪伴。上帝对他们是不公的,他们注定孤独。然而在终其一生的孤独旅行中,雪也只是个传说。
萧红——落红萧萧
    无雪的冬,落红萧萧里,烟花那般凉。
    “那边的清溪响着,这边的绿叶绿了,姑娘呀,春天到了……”
    春天?呵——芜杂的乱世里,春天在何处?
    萧红一生都在冷冽的寒冬中挣扎,她的冬里,连片片落雪都不曾出现过,春日又在何方?
    看她触目惊心的文字,我心中会兀自生出冷意。她的文字,苍凉而又绝望,她一直都渴望抓住一根稻草爬出深渊,然而,谁都无法将她救赎,甚至连为她乞求一场大雪都不能够。
    “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她苍凉一生,一再用心去爱,却盼不来浪漫冬雪的长情陪伴,如烟花划过天际,坠落人间。
    低沉的天空下,女性的翅膀是沉重的。但她,如同一只南飞的鸟,由北向南地漂泊,化身精卫长年飞翔在维港上空、浅水湾畔。
    她这朵花季以外的花,只开了半个冬天,在本该可以继续灿烂的时候凋零。
    她是一棵北方的树,顶着低沉的天空生长,但终究也只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痛有泪,有苦有怨的人。“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她也有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
    她的作品,宛如聊天的叙述之中悲凉扑面,看破人生后的淡然和不能把握命运的悲伤在平静的文字中波涛暗涌,那样倔强着,逞强着,寂寞着……
    清冷的冬日里,萧红芜杂的心里,落红萧萧,却无雪花翩翩落下。无雪的冬,是世界给她的残忍,可是,上帝以痛吻她,她仍要报之以歌。
张爱玲——红尘滚滚
    “你如果认识以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孤傲的眉,清冷的眼,精致的脸。这样一幅江南女子的皮相里,暗藏着多少才情,多少忧伤。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花?呵——清寒的冬日里,花在何处?
    也许有梅,可是,张爱玲的爱情如此卑微,怎会有梅花的孤傲,这样的爱,注定了无疾而终。
    她是什么?是青花瓷上的浓淡转笔,是曲调里的抑扬顿挫,还是吴语的你侬我侬?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
    她,横空出世地来,旁若无人地活,一无所有地走。
    童年的不幸,母亲的抛弃,父亲的毒打,继母的挖苦,凝成《倾城之恋》里白流苏旋转的舞步,变为《金锁记》里七巧羞涩的娇态,化作《半生缘》中翠芝对爱情,对婚姻的绝望。
    张爱玲的冬日深处,是荒芜的尽头,无路可走,她也爱到无路可退,既然爱回不去了,那就决然地离开。她给上海这座“孤岛”留下决绝的背影。
    她死得很寂寞,就像她活得很寂寞,消逝在滚滚红尘里。
    无雪的冬里,她的文字精致而又残酷,她矛盾着,迷失在想象与现实中,不愿醒来。她的一生,就像一个苍凉的手势,一声重重的叹息。世界欠她一场纷飞的大雪。
三毛——黄沙簌簌
    流浪。
    这是三毛一生的主题,是的,为爱流浪。
    “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
    老去?呵——无雪的冬,怎样才能安详地老去?
    或许她不适合在冬日里久居,但她始终走不出深情的海。撒哈拉的沙海中,是不曾有雪的,所以她的浪漫也注定无疾而终。她的爱用光了,她对这个世界已经不觉得热烈了。荷西的离去,她的爱情像撒哈拉的水源一样干涸,心里的一切变得冷冷清清。她的眼里,没有了撒哈拉的沙漠落日,没有了西班牙的复古安静,无法与荷西耳鬓厮磨,也无法继续在草纸上记录悲欢,一切的一切,都沉寂了。
    但她终究是爱过的,以至于她的文字温暖而柔软。仿佛有荷西的世界里,处处都是天堂,一切的痛苦都无处遁形。可即便这样,也只换来了冬日的一场雨,荷西在陪伴三毛等待大雪飘飞的时光里离去了。
    流浪的生涯,始终在路上。雪飘的终极,三毛放弃了,她用丝袜将自己带入梦中,沉沉地睡去。或许,梦中花落,梦中雪飘……
    我,她,他们,都在等待,等待大雪纷飞。
    这无雪的冬,如此冷清,如此难熬,如此肮脏。
    我要一场雪啊!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2016级学生


美点赏析
这是一篇构思新巧、极富文化品位的优美散文。诗一般的文题,配以画龙点睛的小标题,眉清目秀,充分显示了本篇文章的结构美。在行文构思上,作者没有拘泥于对大自然无雪冬天场景的描摹,而是把思维的触角伸入到人的内心,以细腻的笔触叙写三位女性作家(萧红、张爱玲、三毛)“终其一生的孤独旅行”,展示了对于女性生活状态与精神品格的深沉思考。原汁原味的生活,朴实而真切的情感,深深地震撼了读者的心。文章美感十足,亮人眼球,在经典化用中浸透书卷气息,又在连词缀句中尽展修辞魅力。大量的比喻,给人以形象感;连串的排比,又给人以大气感。这篇抒情味极浓的佳作,令人心醉,又让人遐思不尽。
疑点探讨
三位女性作家(萧红、张爱玲、三毛)一生都在孤独的旅行,对于她们而言,雪只是一个传说。作者写这三位才女,其实是在写自己。作者在文末发出呼喊:“这无雪的冬,如此冷清,如此难熬,如此肮脏。我要一场雪啊!”这样的感慨让人震撼,虽然独特,但也未免太过低沉压抑。
悟点心得
“腹有诗书气自华”,扩大视野,强化积累,可以弥补写作材料贫乏的缺陷,促使激发写作的灵感。没有广泛的积累和对生活的体验、感悟与积淀,就不可能有作文的悟性、灵性和个性。作文,就是要让真切的情感自然地流入文中,让真实的生活艺术地走进文中,让真实的自我鲜活地融入文中。
                                                (游晓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