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优秀作品展 >

[33届楚才特等奖]笑生传-杨一夫

2017-12-06 14:56:16来源:
  笑生,立名甚奇也。自言其母乐氏。母孕时,梦一老翁,藤冠褐衣,拄杖嬉游。母惊疑,问其姓名,只笑不答。母再三问,翁乃曰:“我地神也。”言讫,母梦觉,后产一婴,眸光迸散,眉宇炯然,粲然露齿,声类珠玉。母益奇,乃名之曰:“笑生”。
    及长,生稍就学,常徘徊庭外,偃仰诵诗,其声朗朗。虽隆冬雪降,犹不辍也。一日,阅李太白诗,精妙之处,抚掌发笑而不自知。忽闻母至,言:“怪哉,何以桃花开?”时冬日也。后每生览书而笑,辄引花发。母奇之,闻有翁善卜卦,请往视之。翁察其面相,又卜数次,皆无奇处。生见其蹙眉抚须,不由笑曰:“子不语怪力乱神,命数之言岂可信哉?”翁复观之,则气所婴焉。叹曰:“此子地气所孕也,其笑,则枯木逢春;其哭,虽丰年犹荒也。”母深信其言。乡人闻之,俱称其神异也,更有信众赍钱顶礼。生室本贫,由是日殷,衣食皆足。其母嘱之曰:“毋哭也。”一则因笑而谷生,恐荒年不足供食也;二则因笑而见济,恐笑生哭而被谤。生记之,平日则假以颜色,不露悲戚之相。
    生喜游,一日游至山中,失其旧路,不得回返。忽至一穴,响马所聚也。山贼见生,大喜,欲夺其马匹钱粮,缚至洞中。生虽悚惧,然素笑终日,竟不能色变。贼奇之,生强笑曰:“利令汝曹智昏,乃敢贼人也哉!”言毕树发,贼惊惧色变,伏地乞曰:“有眼无珠,乃地神子。”遂护之出林,赠以财物。生以笑还,益视之为宝。平日虽无欢娱,生亦露齿浅笑。至于极悲,则强留肺腑,不使哭泣。
生始束发,乡人瞻仰不绝,皆欲见其笑。生稍一展颜,辄引奇景,或梨梅齐发,或催芽萌蘖。乡人膜拜,贫者助其耕,富者缮其室。生遂以市笑为业,虽此一技耳,而观者不绝。
    亡何,其母暴病,药石无济,数日而死。生平日以孝闻名,事母甚殷,生极哀,伏柩欲哭,则面色犹笑,虽揉之,亦不复悲色。乡人见其丧母犹笑,皆以不孝弃之。生家业渐衰,虽愁而无计也。
    后数年,一道士至,跛足披发,状若疯癫,生欲驱之,忽而道士痴笑言:“今有大祸至矣,今有大祸至矣!”生惧,幸道士俄而远去。是夜,生忆道士言,辗转榻上不敢寐,起而掌灯,行至院中,夜色浊暗,闻草木之声。忽一人持剑至,青面獠牙,身高丈余,吐人语曰:“我喜食人,闻汝神异,特来食汝耳。”生惶惧仆地,呆若泥偶,气不敢出,又闻其言:“笑乃精气聚,于我有益。”愈惧,忆平日常作笑颜,以笑而生,今亦因笑招灾,极哀,忽觉气自胸发,出则作哭声,震天动地,巨人惧,亡去。后生亦重病,数日而去。
金陵生闻之云:以笑假色,以笑治家,以笑而神。然笑面不足掩心中悲也,未若真情流露耳。以笑而获益,遂违己伪笑强笑,终不敢泣,不亦悲哉!
    作者系新洲一中阳逻校区高三学生
    辅导老师:游晓林

美点赏析
本文的美点主要有两点。一是通过讲述一个传奇故事,揭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与其强颜欢笑掩饰悲苦,未若真情流露。真实存在、真情流露,是最可宝贵的。王夫之在《姜斋诗话》中说:“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强调了诗文都要以意为主,以意立骨。本文篇末点题,发人深省。二是全用文言写成,遣词用语,规范得体,叙事不烦,简洁明快。
疑点探讨
个别地方尚欠推敲,逻辑关系似有些混乱。如第二段中“怪哉,何以桃花开?”一语,依前文的“(笑生)忽闻母至”,则应该是“笑生”所言;而后文有“母奇之”,则此语是其母所言更合乎逻辑一些。若将前文的“忽闻母至”改成“其母忽至”,则前后语句就更合乎逻辑,也更加顺畅了。
悟点心得
写文章,炼意无疑是最要紧的。不论用何种形式、何种语言,都需在动笔之前,确定好主旨,然后,不管是描摹形貌,叙事议论,都必须围绕这个中心来展开。否则,即使故事神奇动人,文笔华丽流畅,也不免一盘散沙,缺乏凝聚血肉的灵魂。
                                                  (魏巨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