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精品当前位置:主页 > 赛事在线 > 获奖精品 > 文章正文
[31届楚才特等奖]另一个世界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05-29 22:18 作者:chucai2014 点击:
“华侨城杯”第31届楚才国际作文竞赛特等奖名单
学生姓名 学校年级 辅导老师 赛题
冯千城 汉阳区钟家村小学四年级 杨  莉 《说谎》
谭显宸 汉阳区西大街小学四年级 张 艳 《说谎》
姚羽捷 硚口区东方红小学六年级 张  红 《如果我有一个妹妹》
成琦弘 武汉市第一初级中学八年级 来晓媛 《另一个世界》
冷丹琪 武汉市第六十四中学九年级 张婷婷 《金鱼小记》
吴国丽 华师一附中高二 陈春媚 《当时只道是寻常》
吴云婵 武钢三中高二 刘辉正 《说“任性”》
张逸寒 新洲一中(邾城校区)高三 徐朝霞 《云中谁寄锦书来》
许诗妹 新洲一中(邾城校区)高三 舒永红 《路过你的时光》
陈卓雅 武汉大学人文科学实验班大三   《边界》
廖益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大二   《边界》
殷原理 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大一   《灵魂探测仪》


(武汉市第一初级中学八年级  《另一个世界》)
 
    成琦弘喜欢看书,喜欢写童话,想象力丰富。获奖作文《另一个世界》里,有自己生活的影子。
    三四岁时,她经常跑到院子里找小伙伴们一起玩,偶尔会碰到一个阿姨说起自己的女儿,但她却从来没有见过。在这篇作文中,成琦弘设计的主人公是一位裁缝店的阿姨,不断地讲着自己女儿成长的故事,从扎羊角小辫到考重点初中,到考试失利……仿佛就在身边却从未出现。最后,故事揭晓,5岁时车祸去世的女儿一直活在裁缝阿姨的世界里。
    成琦弘说,这个构思灵感来源于动画片《蜡笔小新》原型的故事。据说,曾经的确有一个叫小新的男孩,为了保护妹妹5岁那年因车祸去世。妈妈伤心过度精神异常进了医院,每天用小新生前最喜欢的蜡笔描绘小新的故事。
    “我想用这个故事,表达母爱的深沉和伟大”。成琦弘说,关注生活,写自己真实的生活,通过独特的观察和思考打动人,是一篇作品成功的秘诀。

 
     (记者 宋兰兰  陈玲 向洁 杨佳峰  通讯员章小东 邓琦)

【获奖原文】
 
另一个世界 
武汉市第一初级中学初二年级   成琦弘
 
    五岁,是我童年最疯狂最快乐的时候。还在上幼儿园大班,夏天晚上,天天被放出去赶鸭子,再不就是跟着外婆屁颠屁颠地走东窜西。
    和外婆常去的,是老街的一家裁缝店。夏天的花布裙子都是这心灵手巧的女裁缝吱吱呀呀地缝出来的。但不知怎么,总觉得女裁缝看我的眼神深深的。
    每次去裁衣服,裁缝总会顺便说起她女儿。她说她女儿和我一样可爱,我眯眯地扬起嘴角笑。她说她女儿多才多艺,总参加幼儿园的表演活动,很受老师同学喜爱呢。也像我一样贪玩,并且每天晚上同我一个院子里玩呢!
    和我一个院子里玩?我来了兴趣,忙问:“阿姨,她是哪一个啊?”那时我只知道玩伴们的小名,“是丫丫、妞妞,还是嘟嘟呢?”裁缝只是微微笑着:“你自己猜猜看,她呀,扎着羊角小辫,很黑很黑的头发,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你去找找看?”
    当然,还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她肯定有许多亮丽的连衣裙,谁要她妈妈是裁缝嘛!于是,我在夏夜里与同伴们玩耍时,便留意谁是那个裁缝的女儿。
    扎着羊角小辫,哗,这么多女孩都扎着,我一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发,我也扎着呢;很黑很黑的头发,夜幕笼罩下,每个女孩的头发都像黑天鹅的羽毛;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哎,太暗了,谁分得清呢?至于漂亮的连衣裙,每个女孩都是公主的化身……
    四时更替,童年的我不知不觉中踏着滑板骑着两轮车度过了6个夏天。当然,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裁缝的女儿,也和我一起从童年到少年。
    那年小升初,“浴血奋斗”后,我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初中。经过裁缝店,女裁缝眼尖,一眼认出我。
    "嘿—— 听你外婆说你考上了重点初中呢!”
   “嗯!”我轻松地答:“阿姨,您女儿呢?”
    “我女儿?哦,她跟你考上了同一所初中呢!”裁缝亦是一脸自豪。
   谈话中,我得知,裁缝的女儿被分到了C班,我在K班,虽然隔了距离,但至少我能去看看她了。殊不知学业和培优多得压力山大,也渐渐没了那份好奇和闲情。但偶尔经过裁缝店,我还是会被女裁缝拖住,听她讲她女儿。
    “嘿,你在K班有当什么学习委员吗?”
    “没有,额,我是历史课代表,最轻松不做作业的那种。”我已没了儿时的“官迷情结”。
    “我女儿啊,包揽了大小组长。”裁缝说:“累死累活收作业,真心疼她啊。”
    “……”
    “那个,你英语好吧?我女儿一般考120几分。听你外婆说,你总是考140好几,你怎么做到的啊,我真担心我女儿。”
    “要她建立兴趣和信心……”
    “对了,我女儿……”
    “阿姨,我物理考砸了……”
    “没事儿,我女儿也没考好,你们俩重新开始,一起努力吧!”
    ……就这样,我将这个“从未谋面”的裁缝的女儿视为我生命的知己。然而,岁月是把利刃,刻画了永不磨灭的痕迹,也割伤了我的心。
    女裁缝的小店最终还是撑不住了,现在这种营生还有多少人光顾呢?搬走了,没留下电话,没留下住址,也无法继续她女儿的故事。
我去C班找,找不到,就像子虚乌有。最终我去老街问旁边卖包子的老爷爷,老爷子一脸茫然:“裁缝……她女儿?五岁时不是出车祸去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