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精品当前位置:主页 > 赛事在线 > 获奖精品 > 文章正文
[31届楚才特等奖]当时只道是寻常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05-29 22:00 作者:chucai2014 点击:
“华侨城杯”第31届楚才国际作文竞赛特等奖名单
学生姓名 学校年级 辅导老师 赛题
冯千城 汉阳区钟家村小学四年级 杨  莉 《说谎》
谭显宸 汉阳区西大街小学四年级 张 艳 《说谎》
姚羽捷 硚口区东方红小学六年级 张  红 《如果我有一个妹妹》
成琦弘 武汉市第一初级中学八年级 来晓媛 《另一个世界》
冷丹琪 武汉市第六十四中学九年级 张婷婷 《金鱼小记》
吴国丽 华师一附中高二 陈春媚 《当时只道是寻常》
吴云婵 武钢三中高二 刘辉正 《说“任性”》
张逸寒 新洲一中(邾城校区)高三 徐朝霞 《云中谁寄锦书来》
许诗妹 新洲一中(邾城校区)高三 舒永红 《路过你的时光》
陈卓雅 武汉大学人文科学实验班大三   《边界》
廖益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大二   《边界》
殷原理 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大一   《灵魂探测仪》

(吴国丽 华师一附中高二 《当时只道是寻常》)
 
    吴国丽是一个文学爱好者。走进华师一附中,她就听到一句很震撼的口号:横扫华师一图书馆!她决定每年阅读20本书,此后逐步递增。
    实际上,吴国丽并不是一名文艺小清新,女孩看的书他都不太喜欢,她喜欢林语堂的《吾国与吾民》、人物传记、中外诗歌等。从书本到现实,吴国丽学会了深沉的思考和理性的判断。
    她说:写作是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如绘画,因人而异。既然是自我表达,就要真实和自由。
    吴国丽的家庭环境非常轻松和谐,父母之间从来没有过矛盾冲突,可以说温情一片。这样的优雅环境,造就了吴国丽良好的心态和沉稳的气质。诚如父亲所说,首先使孩子心理和身体健康,然后是人格方面的培养,而人格的培养又大于对学习方面的要求。父亲甚至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你一定要考得如何如何”。。
    吴国丽业余时间爱好摄影,她说这个爱好既拓展了视野,也提升了自己的空间想象,与理性思维相得益彰。
    吴国丽是校刊《校园通讯》的记者,撰写班级所有新闻;班上开“百家讲坛”,她是演讲者之一。老师陈春媚由衷地说,吴国丽综合能力超强,并且初具人格魅力。

 
(记者 宋兰兰  陈玲 向洁 杨佳峰  通讯员章小东 邓琦)
 
 
【获奖原文】

当时只道是寻常 
华师一附中高二    吴国丽
 
    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笔调为那些逝去的日子唱一首时光的挽歌,我知道,它是宁静辽远的,我亦知道,它是匮乏的。
    我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文字来为这个飞速变幻的时代写长诗,我知道,它是喧哗与骚动的,而我也知道,它是悲凉中透着可爱的。
从刀耕火种的原始文明,到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从布票粮票的计划时代,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今天,我们在漫长的时间轴上或快或慢向前推进,从一种生活走向另一种生活。当我们回望那些消隐在时光深处的日子时,我们或悲或喜,却不凄凉。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彼时此时皆然,所有的时代皆有美与丑示人,只不过时间是个精于撒谎的大师,它将记忆中的丑悄悄擦去,留下无瑕的回忆。
    也许此时,我们的物质文明确是远超于精神文明的,甚至更可怖一点——现代人精神的彷徨与没落。但我始终相信,这个时代必有其伟大之处,在层层污秽下,必有那亘古的纯洁。
    我爱所有的时代,因为它们就是我们自己。
“陌生花开,可缓缓归矣”
    此时也是人间四月,却不见草长莺飞的轻快的生气了。不见孩童纸鸢,不见舞雩风前。从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行其骇瞩”的景致都变为了熙攘和喧闹;从前“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羞涩的绿,仿佛也被灰色的钢筋水泥、迷乱的霓虹吸收殆尽;从前“窈窕以寻壑,崎岖而经丘”的逸兴,从前折枝赠友、曲水流觞的雅兴,仿佛也像那些春天一样,回不来了。
    那是风雅的时代,同样也是“阡陌交错,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时代。“我想你了,就会翻过三座山,走二里路,去牵你的手。”自幼养于这种安定与寂寞中的人们,形成了特有的沉静从容、淡然温良,与那个时代的真诚友善形成我们最羡慕的和谐。
特定的历史背景会孕育特定的文明。随着时间的推进,文明逐渐与自然疏离。机器代替双手去劳作——传统工艺无以传续;机器代替双脚去远行——灵魂被身体落得很远。
    我想起那天坐在机场候机厅巨大的玻璃前,看眼前起飞降落的离别与重逢,听着回荡在空旷大厅里的广播,一片浓稠的夜色中只有不安的信号灯在静默等待,它们像死去的星星。不知为什么,在这标志着便捷与时效的透明空间里,我忽而感到悲凉。
到杭州时,迎接我的是旧旧的火车站,让人想起朱自清的《背影》。在铁轨纵伸的远方,仿佛随时会晃来一列绿皮火车,咯吱地唱着岁月的歌谣,穿梭于缓慢的时光流中,即使火车开动了,仍有时间拥抱、亲吻——它会把别离拉长,长至万里,长至一生,而不是倏忽间,便海角天涯,了无痕迹。
    或许我们怀念的,是那个年代时,人们葆有的纯朴,是一种让人心安的信任,是一种高贵而贴近自然的精致与智慧。而当我们转换视角,看到它的愚昧之面、闭塞之面时,我们会生出一种纤细的惆怅,会带着在过去日子中沉淀下来的品格走向下一个时代。
丰盈中怀念匮乏
    月亮仍是天空的瞳孔,只不过诗人木心看见的,不再是古意的从容了。
    这个宏大的时代不断快进,其实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甚至从新航路开辟开始,我们的道路就注定了。
浮躁、虚伪、功利、利己、欺诈、野蛮、空虚……仿佛一瞬间,我们的文明退化了、消失了。人们挣扎在网络中,握着正在充电的手机的样子被另一些尖酸刻薄的聪明人比作系在电线杆上的狗。虚拟时空里的健谈渊博,却变作现实生活中的社交恐惧;手机间频传亲密, 现实中却淡漠擦肩,多讽刺。
    然而我们亦要看到这个时代的丰盈。倘若没有电视、网络,这首小诗《从前慢》便也只是驻在他笔记本里一列美丽又寂寞的孤儿了。倘若没有开放,我们或许会停留,但也不会前进。
    我始终相信,镌刻在我们民族骨髓中的真善美可能会被压抑,但绝不会减损,我们的追求或各相异,但我们不会忘本。黑子不光存在于此时代,只是此时更显著,而可以确定的是,黑子遮蔽不了太阳。
    我想,所有的时代都有它的意义,都有其美丑,这也正是我们无止尽向前行进的原因。我们爱《从前慢》,爱的是现今少存的“慢”, 而有意无意忽略了它的匮乏——不止是物质。无论我们怎样批判当今时代,都是怀着一种深沉的爱,它以科技与文明给我们另一种生活方式,也教我们另一种思维方式。正如“心远地自偏”,如何在这纷繁中找回“从前慢”的温存与优雅,是我们自己的事——与是否“从前”无关。
    我爱所有的时代,因为身在其中。当时只道是寻常,因了这种心境,回首顾望,才有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