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精品当前位置:主页 > 赛事在线 > 获奖精品 > 文章正文
[31届楚才特等奖]说“任性”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05-29 21:52 作者:chucai2014 点击:
“华侨城杯”第31届楚才国际作文竞赛特等奖名单
学生姓名 学校年级 辅导老师 赛题
冯千城 汉阳区钟家村小学四年级 杨  莉 《说谎》
谭显宸 汉阳区西大街小学四年级 张 艳 《说谎》
姚羽捷 硚口区东方红小学六年级 张  红 《如果我有一个妹妹》
成琦弘 武汉市第一初级中学八年级 来晓媛 《另一个世界》
冷丹琪 武汉市第六十四中学九年级 张婷婷 《金鱼小记》
吴国丽 华师一附中高二 陈春媚 《当时只道是寻常》
吴云婵 武钢三中高二 刘辉正 《说“任性”》
张逸寒 新洲一中(邾城校区)高三 徐朝霞 《云中谁寄锦书来》
许诗妹 新洲一中(邾城校区)高三 舒永红 《路过你的时光》
陈卓雅 武汉大学人文科学实验班大三   《边界》
廖益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大二   《边界》
殷原理 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大一   《灵魂探测仪》

( 吴云婵  武钢三中高二  《说“任性”》)
 
    吴云婵的父亲是一位诗人,一辈子与书为伴,给她很大的影响。用她的话说,父亲并没有过多的言传,而是扎扎实实的身教。
    父亲常常向她推荐一些名著,并说,写作文要写出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思想。
上到初中,老师发现她的写作天分优势,就刻意培养。
    她牢牢记得刘辉正老师的一句话:作文教学大纲强调作文虽然应试,还是要有自己的情感,不要空洞的口号,要有发自内心的声音,什么样的人格写出什么样的文章。
    吴云婵喜欢名家散文,如周国平、张晓枫、毕淑敏等不同风格、有思想深度的作品。当然,《西厢记》、《桃花扇》这样的经典,她也深爱。
    吴云婵还有一个习惯是,尽可能把自己认为好的文章发在QQ空间,以便同学之间互相品评。她说,这样可以互相促进,发现优劣,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看上去,考场作文《说“任性”》似乎只能写成议论文,但吴云婵却别出心裁,根据题意的设置,她让自己的故事以及人物在现实与历史间奇妙穿越,通过这种立体叙事烘托出一个重大主题。
   
 
     (记者 宋兰兰  陈玲 向洁 杨佳峰  通讯员章小东 邓琦)
 
 
【获奖原文】


说“任性” 
武钢三中高二  吴云婵
 
 
    暮霭沉沉楚天阔,江上微波动,浊流暗涡回。一苇轻舟,摇摇晃晃。舟上人,昏昏欲眠。
    舟上人便是我,时空记者零零八。
    之所以来此,其中颇有因由。近来报社的邮箱里满是触目的标题《现代人何以如此任性!?》,不吝成排感叹号。总编很烦躁,下属很无奈。此番不辞劳苦跨越千年,便是来向楚地曾最任性的先贤——屈原先生取经。
    可那沉吟泽畔的三闾大夫今儿个竟迟到了,小生我好生惆怅也!聊翻来前所作采访笔记,不觉喟叹连连。其书曰如下,读者姑且与我打发些等待时光。

一、女孩儿
    (为响应国家二胎政策,女孩父母努力一年终得一子。恰欣喜若狂欲奔走相告之际,孰料女孩一哭二闹三上吊,出走割腕又咆哮。噫嘻!痛哉!哀哉!其母不欲且得且失,遂终止妊娠换女平安。而思弃子,岂止涕泪涟涟乎?始觉鱼与熊掌难兼得也,然果不可得兼耶?)
    女孩口述因由:“他们爱我十三年了!他们的爱都是我的,那孩子凭什么和我抢!我就是要闹,他们不依我就是不爱我,那我离家出走岂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录后有旁批:此之谓恃宠而任性也。而今父母,慎戒之。需授子分享容忍为何物。如斯人爱子,虽曰爱之,实则害之,其何胸襟入社会也!

二、开张公司
    (武汉某公司开张,购得糖果数吨,别出心裁,铺就“糖果之路”,如花暄妍,占尽风光,揽客无数。然因后虑不周,一场春日好雨,付却此路于泥尘滂沱。诚可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垃圾山海,细语蚊蝇。)
公司将我堂堂记着推搡出门,气甚倨傲,拒绝采访,拒绝反省。
旁批:此世之所谓“有钱任性”者也。此任性,以有陶朱家底为基础,炒作为目的,考虑不周为借口,浪费为后果。虽腰缠万贯,可以罔度乎?揽客岂用挥霍为?一方口碑,足矣。
 
    合上笔记,恰逢屈原先生负手而来,长身玉立,广袖蕙香。我泛舟相近,单刀直入:
    “某素闻先生任性之名。敢问先生,为何任性?”
    “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欲泛泛若水中之凫乎?吾闻浴后振衣,沐发弹冠。不愿与流俗浊世相亲而已。”这回答倒与史书不差分毫。我亦从善如流:“沧浪之水清可濯缨,浊可濯足。某闻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先生不容世,世亦不容先生,极尽欺压之能事。即便先生身死,后亦抚掌而快,方如此,先生乃要任性到底吗?”
    这话问得尖刻了些。他沉吟良久:“吾向吾道,以身力行,九死不悔,是为周虑。方今之时,我楚满室盈蠹,大梁将倾。任性死谏,或可以我之身死,化大吕黄钟,振聋发聩,警醒世人。如子超然,虽可逍遥世外,终亡国贱俘,为世所弃,朝不虑夕。”
他怅望江口,潮平远水宽,天阔孤帆瘦。“吾闻汝自后世而来,且听一言。吾虽任性,然非不计后果,不顾旁人,不听谏言者。任性倘使失了反省、失了周虑,纵逞得一时之快,则难免遗臭。”
    “天下熙熙,皆为利趋;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尘虑萦心,任性何益?祸国殃民。有先生者,目光长远,考虑周全,可见确为时时自问,朝朝自省者也,任性错了目标,则焉可长远?任性失了周全,则谬误百端。有些任性,旁无人指摘,则一错千里。如先生死谏者, 又有几人?某今闻道,拜谢。”
    心中豁然开朗。我摇舟且歌且去,闻身后水溅轰然,回顾,屈原已不在原处。
    他真是任性到底啊。
    先生,其实你,得偿所愿。
    回到报社,我摒去长篇大论,只拟写几条总结呈给总编。书曰如下:
    任性者,常情也。以周全之虑,采百方之言,任性如一者,实谓坚守本心。以冥顽不化,为利为名而孜孜不倦者,入歧路者也。任性一词,可褒可贬,全凭人心。
    总编一览,烦恼顿消:“零零八,还需将你这刨根究底的认真任性到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