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当前位置:主页 > 赛事在线 > 新闻报道 > 文章正文
千呼万唤始出来!第33届“华侨城杯”楚才作文竞赛(武汉地区)特等奖候选作品公示(一)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4-25 09:47 作者:chucai2014 点击:

“华侨城杯”第33届楚才作文竞赛(武汉地区)特等奖候选作品今起公示。“楚才竞赛”官方微信为独家公示平台。

楚才特等奖的选拔,综合考量文字能力、阅读积累、情感认知、思维创新、生活体验、个性表达等因素,不设条框,不拘一格。质量、原创、才情,是楚才评奖的第一标准,同时考虑各年龄段的能力差异,兼容并包。但不搞平衡,宁缺勿滥。

目前,“华侨城杯”第33届楚才作文竞赛评审工作(武汉赛区)已全部完成,目前正进行统计校对工作,预计将于5月5日正式公布获奖结果。本届竞赛结果可通过“楚才竞赛”官方微信查询。智能手机用户可通过微信搜索“楚才竞赛”关注即可。

公示说明

1、 本次公示作品一共15篇,其中小学至高中组12篇,大学组3篇(稍后公示)。公示期间,作者信息仍未拆封,处于保密状态。

2、 所有特等奖的产生,经过初评、复评、定评(两轮)、终评、网上检索、网上公示、进校走访八道程序。

3、 质量、原创,是楚才评奖的核心标准。同时考虑各年龄段的能力差异,兼容并包。但不搞平衡,宁缺勿滥。

4、 如发现公示作品有抄袭现象,请向楚才竞赛委员会办公室反映,电话:027—59709509。一经核查属实,将取消作品候选资格。

楚才竞赛委员会

2017年4月24日

01

不靠谱的“朋友圈”

(三年级;赛题:不靠谱的)

在这个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微信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人在乎起微信里的“朋友圈”。爸爸常说:“宁可三日无肉,不可一日不刷圈。”

爸爸是做设计工作的,为人比较“讲胃口”,所以他的“朋友圈”里有一千多号人。他最在乎的事情,就是“朋友圈”的点赞。每次完成一套设计后,老爸都会细心挑选一些图片并配上文字,发送到“朋友圈”。然后,胸有成竹地抱着手机等待接受点赞。

刷新,刷新,刷新……“又有人点赞了!”“又有人评论了!”“点赞数上一百了!”“总赞数超两百了!”每每这种时候,老爸心花怒放,边盯手机边向我和妈妈炫耀。看着那一脸满足的“傻样”,我的心里觉得特别奇怪:动动手指点个赞多大个事儿,难道这就是真的在乎你了?

去年暑假,老爸“朋友圈”里一个沈阳的同行来武汉玩,这位“朋友”虽然和老爸相隔千里,但在“朋友圈”常常互动。“有朋自远方来”,老爸忙前忙后安排他的住宿和出行。逛黄鹤楼,游东湖,吃遍户部巷的小吃和万松园的美食……玩了三天,“朋友”尽兴而归,走前豪情万丈地说:“到了沈阳,一定要找我, 有我在,一切放心!”

赶巧了,没过多久,老爸去沈阳参加一个培训,欢喜地打电话联系那位当地的“圈友”,可“圈友”却支支吾吾地说自己有事抽不开身……可怜的老爸被他如此在乎的“好友”放了“鸽子”,最后悻悻而归。

回来后,老爸大发感慨:“我发现这朋友圈一千多号人里,真正在乎我的根本没几个,大多数只是想通过‘朋友圈’和我建立某种利益关系而已,‘朋友圈’不靠谱。”

“朋友圈”玩久了,老爸发现各种“目的”开始浮出水面:有让老爸帮忙转发、投票的,有请老爸参与众筹的,有找老爸免费推销的,还有的甚至通过“朋友圈”收集老爸的客户资料,然后“挖墙角”……

老爸终于明白:真正的朋友,并不在速成的“圈子”里。(完)

02

不靠谱的约定

(三年级;赛题:不靠谱的)

三月初三,茅芽露尖。

一束青青嫩嫩的茅芽(野生茅草的嫩花,也叫“茅草针”。剥开如蚕丝,可食——编者注)不仅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虫,更让我回想起那个约定。

那正是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好时节。我和爸爸一起回老家花山游玩。刚下车,整个山谷的春色便闯入眼帘,再没有比春雨洗浴后的青山更迷人了,没来得及散尽的薄雾如淡雅丝绸,一缕缕缠绕在山腰间。阵阵油菜花香扑鼻而来。

我不由贪婪地猛吸几口,整个人顿时舒爽轻盈了许多。我像一匹撒欢的小马驹,在田野间四处奔跑,不时踩到路边的青草,发出好听的“咯吱”声。

“快看,茅芽儿!”顺着爸爸手指的方向望去,呵!青翠欲滴的茅芽儿像一块块绿地毯。田野间、沟畔旁、水塘边,拱得满地都是,金灿灿的阳光铺过来,茅尖上的光斑闪闪烁烁,像一地碎金,晃得人睁不开眼。

前方有几个孩子猫着腰在草丛里拨弄着什么。

“他们在抽茅芽儿呢!”爸爸兴奋地说。于是我们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弯着腰,眯着眼,瞅准一支轻轻一拔就出来了。它的样子笔直纤长,像长长的麦秆。爸爸把外面一层叶子剥开,露出了里面芽尖,它两头尖尖的,像个梭子。

“爸爸小时候都拿它来解馋呢!”

“哦?它可以吃吗?”我惊奇不已。

“对呀!真正无污染的绿色食品咧!”爸爸调皮地眨巴着眼睛说。

我学着爸爸的样子,也抽了起来,可总是抽到一半就断了。

“别急,别急,你这个小馋猫,抽茅芽可是考验耐性的细致活。”

于是,我比照着爸爸的动作,小心翼翼地剥开外层的嫩叶,两个指尖轻轻捏着芽尖,屏住呼吸,瞅准后猛地一抽,只听“噗”的一声脆响,一根白嫩嫩如新生毛毛虫般的茅芽被我整个抽出来了。

“哇!我成功了!”我兴奋极了,没想到这小小的茅芽抽起来这么费劲。

这时,前方传来了几个孩子的嬉闹声:“抽茅芽,烙乳饼,一拍拍出个圆饼饼。你拍拍,我拍拍,比比谁的饼儿大!”

“你们在比谁的饼子大呢!”爸爸故作神秘地说。

“饼子?什么饼子?这里只有茅芽呀!”我决定探个究竟。

“欢迎加入我们的游戏!”一个扎羊角辫的女孩儿热情地伸出手来。

“你好,我叫墨墨,刚才你们说的是什么饼子呀?”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问。

“用茅芽做饼子,可好吃了!”

“来,我们教你!”小伙伴儿们抢着说。

原来,先把茅芽放在手心,用力一拍,就做成了一个饼子,丢进嘴里,轻轻一抿,便化了,清香的青草味,在唇齿间流动,仿佛春的气息。

“好吃吗?”大伙儿兴奋地围过来,拉着我的手问。

我咂咂嘴,舔舔手指,不住点头:“这比水果糖好吃一百倍呢!”

“城里是没这玩意的!”

“快看!我的饼儿最大!”

“不对,不对,我的才最大!”

我们的欢声笑语在田野间久久回荡……

“墨墨,明年你一定要来,还有更好玩的。记住,这是我们的约定!”

要回家了,我和这些刚认识的小伙伴挥手告别。太阳一寸寸地沉进山头,天边挂起一抹美丽的晚霞……

可第二年我没能再回到花山,那里建了许多新小区,爷爷奶奶也住进了新楼房,城市越来越大,越来越繁华。

可我那梦中常思念的茅草地不见了,我和小伙伴之间的约定呢?(完)

03

无人岛

(五年级;赛题:无人岛)

人们,都去哪儿了?

钻进她的心灵世界,发现这里竟是一座无人岛。没有任何人,世界一片荒凉。黄沙吹来,吹得脸干干的。没有树,阳光被灰云挡着,却还是让人觉得闷热。

突然,一座大楼升起,像怪兽举起了锋利的爪子,盖住了仅有的一丝阳光,整个世界乌黑一片。这座大楼的外层像被一张巨大的卷子裹着,上面都是刺眼的红色勾叉。大楼刚“站”住,却又马上倒了下来。黑色大石块重重地砸到地上,灰色的石灰粉洒满了一地。响声隆隆,排山倒海。黑色的影子盖住了整个大地。本应捂着耳朵后退,但响声又停了。微微把眼睛睁开一条细缝,发现大楼还在倒塌,无声无息地倒塌。

博士吓出了一身冷汗,取下观探器,脸部肌肉还在微微颤抖。他仰头长呼一口气,对着八岁的实验者琳僵硬地一笑:

“琳,下周还能再来吗?”

琳面无表情,轻轻点了点头。

琳走后,博士一个人沉思着:一个八岁女孩的内心深处,怎么会是一座无人岛?

博士知道,他要找的答案,应该就隐藏在那个荒凉的无人岛之中。博士再一次进入那个无人岛,他要亲身体验一番……

这是一片黄沙茫茫,无边无涯的荒凉之地。博士在一块石头旁找到了一本被撕破的画本,他试着把撕破的几角重新拼接起来,画本上是两个手牵手的小姑娘。这应该是琳和她的小伙伴吧!博士用手轻轻擦了擦上面的灰尘,仔细端详,仿佛听见两个女孩银铃般的笑声。轻轻翻开画本,里面写着两个女孩之间的秘密对话。他轻轻把画本收好,准备给琳看。博士继续在无人岛上寻找,很快发现了在另一块石头背后,躲藏着一只废旧的小玩具熊。他把小熊肚子和背上的灰尘拍干净,小熊憨态可掬,一双明亮的眼睛望着博士,仿佛在问:“我的小主人去哪儿了?”在这座无人岛上,博士找到了很多琳遗失的美好回忆。

博士回到实验室,试着把这些记忆重组。博士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些美好的记忆能够帮助琳恢复快乐。

一周后,琳来了,脸上仍盖着一层乌云。博士望着琳手上的培优资料书,心里又有点悬。

“琳,放松点。把手上的那本书放下吧!”

“不,放不了。妈妈说放下了成绩就会下滑。”琳轻声说。

再次开始实验,琳进入博士为她重组的美好记忆之中。博士第一次看到琳露出天真的笑容。他心里有了一点庆幸,要成功了!琳俯下身,想抱一下小熊,却又迟疑了。博士想上前鼓励琳,希望她拿起小熊。可是,却被琳挡住。琳好伤心,哭着对小熊说:

“小熊,对不起,对不起……”

博士上前扶着琳,可就在这时,重组的记忆破碎了,因为琳在小熊与培优资料之间选择了后者。世界倒塌了,小熊灰飞烟灭,画本再次被撕破,画本里琳和朋友的秘密,又再次被灰尘淹没。重新变回了那个荒凉的无人岛,黑色的大楼再次“升起”。琳哭着往后退,又跌倒在地……

回到现实世界,博士发现琳的眼里还有泪水:“博士,谢谢您。我已经搭乘时光车来到这里,就再也不可能有回程车票了。”

博士的眼神空洞起来,他想起了自己童年的那座“无人岛”……(完)

04

机器人保姆

(六年级;赛题:机器人保姆)

这个城市,是属于机器人的。

大街小巷,来来往往的,都是机器人。

人在哪儿呢?

人都在屋子里。瞧瞧这些人吧,个个躺在舒适的保护罩中,身躯肥胖,怕光怕风,根本无法挪动一步。而那些机器人,则是他们的保姆。

几乎所有事情,做饭、购物,甚至工作,都由机器人代劳。长期的劳作加上自我更新,机器人变得越发灵巧、能干,远远超过了人类。它们的自主意识也变得越来越强。会聊天,会大笑,会愤怒,但是——不会流泪。他们终究只是一群冰冷的,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人们在机器人的全方位服侍下,在屋里享受着生活。他们不需要出门,不需要与朋友交流,不需要关注社会热点——因为根本没有社会热点。他们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与机器人保姆聊天,说笑——尽管对象只是一块冷冰冰的金属。

有一个人不是这样。

他是机器人保姆的发明者。他和许多人一样,身边围着各种各样、各色功能的机器人。但是,他并不依赖它们。正因为如此,他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个正常人——能跑能跳的人。

作为发明者,他身边的机器人当然更人性化一些,会开他的玩笑,跟他搞恶作剧。虽然每天身边围着的都是机器人,让他有些不自在,但他仍然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汉克,我们机器人现在这么发达,你就不怕我们叛变了么?”一个踏着轮滑的机器人从客厅一路溜到健身房,给正在跑步的汉克博士送上一瓶苏打水。

“不怕,因为你们是我创造的啊。”汉克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苏打水,“怎么,你想叛变?”

“不不不,我只是说说。”轮滑机器人连忙摇头,又退回到客厅去了。汉克微微一笑,继续跑步。

第二天早晨,所有机器人都不见了,所有人都叫苦连天。汉克走到阳台上向外望望,一个机器人也没看见。他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昨天轮滑机器人对他说的话。

糟了!他飞快地奔到控制器前,发现所有机器人的程序都被改动了。

是轮滑机器人干的!汉克想起,为了让它足够信任自己,他有一次把程序源代码给它看了,忽视了它有超强的扫描能力和分析能力。

汉克赶紧找来对讲机,拨通了轮滑机器人的编码,一会儿,对讲机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汉克,你曾经和我说过,人类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现在,我给他们机会了。”

“可是这样他们都会死的!”汉克大叫。

对讲机那头沉默了几秒,才传来一声叹息:“他们的存在本来就没有意义!汉克,我想通了,这个世界应该是机器人的,而不是人类的。如果你站在我们这一方,你还能活下去。”

“不可能。”汉克咬着牙。

“好吧。那你自生自灭吧,我们会记住你的,创造者。”说罢,便没了声音。

汉克慌了。他焦急地在屋里转了好几圈,然后冲向中央广播站,对着话筒大叫:“站起来吧!人们!我们不能再依赖机器人了!它们已经不愿再为我们服务了,站起来吧!站起来吧!”他声嘶力竭地喊了十几遍,终于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完了,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

在他就要绝望时,他在监控里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慢慢地,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走向屋外。又有一个人,又一个,又一个,越来越多的人站了起来,走向屋外。不久,大街上挤满了人,不是机器人,是真正的人!

汉克欣喜地冲向大街,与每一个人拥抱。紧接着,他又用扩音喇叭大声呼吁:“我们要抵抗机器人!不能让他们得逞!”人们激亢地叫着,一起游行……

第二天一早,汉克被屋外的嘈杂声吵醒,他下楼一看:人们正与机器人对峙着。机器人的首领就是轮滑机器人,它正高声恐吓着人们。

“有本事你再向前走两步看看!”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尖细的声音。

轮滑机器人不屑地哼了一声,大步向前走了两步。第二步刚落地,就被一个巨大的铁笼罩住了,机器人骚动起来,人群则欢呼着。汉克也欣慰地笑着,看着一辆吊车把铁笼子吊在空中,放在一个巨型液压机下面。

汉克突然冲上去,挡在人群前面,大叫道:“你们想干什么?”

“压死它!碾碎它!”人群叫着,按下了启动按钮,液压机缓缓下降。

“可我们只需要控制它们就好了!为什么要这样?它们本性并不坏!”汉克扑向遥控器,却被两个人拦住了。

“汉克是个叛徒!”人群叫着,不让他靠近遥控器。汉克看着液压机即将压碎铁笼。

汉克突然猛地挣脱束缚,冲上前去,奋力推开滑轮机器人,自己被压在了液压机下。在最后一刻,他清楚地看到轮滑机器人的眼中溢出一滴泪水。汉克死了,带着惊讶,而不是痛苦。

第二天,所有机器人自行销毁。每个机器人眼中,都有一滴晶莹的泪珠。(完)

05

雨还在下

(六年级;赛题:雨还在下)

今年的春天很怪,只下了一场雨,一下就是一个月。阴冷,潮湿,整个世界仿佛失去了生机。

开学后,学校又换了一批保安。这几年保安换了一拨又一拨,走马灯似的。在我看来,始终不过是几个穿着制服、拿着警棍和钢叉的人,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姿势、动作。上学、放学,我与他们没有任何交集。没见他们扩大规模,也没见他们湮没于学校更新换代的人潮中。他们就那么静静地伫立在门口,钢叉与警棍擦得锃亮,与毫无表情的面容倒蛮匹配。

可是,这次有一位保安,很快引起了我的注意。倒不是因为他的个子最高,实在是因为他凶神恶煞的表情。他成天绷着脸,那深锁的眉毛和像被利刃削过的脸,从来没有一丝表情。偶尔狭路相逢,匆匆一瞥中,他眼神里闪过的凶光似乎可以把我弹射到千里之外。每当这种时候,我们都会赶紧低头逃窜。我常想:学校是特意选这样的保安来威慑我们的吗?

中午,放学铃响过。一场细雨又开始猝不及防、淅淅沥沥地落下。

校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各式各样的花伞下面,是一张张焦灼不安的脸。

“师傅,下雨了,我家孩子小,能让我进去接吗?”人头攒动中,总有家长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他总是板着脸,一律回答:“学校有规定,家长只能在门口接送孩子。再说了,你送孩子上学不就是为了锻炼他吗?这种雨又不会淋湿身体,没事的!”大多数家长都明白他的话外之意,不再纠缠。偶尔有几个心里不爽的免不了嘀咕几句:

“拿着鸡毛当令箭!”

“就是就是,真把自己当回事啊!”

……

而他呢,毫不在意,继续挺着腰板,背着双手在校门口跺来跺去。瞧那德性,就差在额头写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几个大字了。难道,他的工作就是为了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吗?

那天清晨,起床后,我照例向窗外望了望。毫无悬念,雨还在下。

“唉!”我叹着气爬起来,早早地来到学校门口值日。有点背,又碰上他值班。阴沉的天空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努力向空中望去,双眼只觉又酸又胀。可除了若隐若现的雨丝,什么也看不见。

“喂!早点不要带进学校!”

一声大喝把我游移的思绪拉回现实。一个二年级模样的小朋友被他的大嗓门惊得手一缩,狠狠瞪了他一眼,慌忙将早点塞进嘴里,腾出手举着雨伞“偷袭”了他一下。可保安没心思搭理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快走,快走,别在门口磨叽!”

当然,还有不少家长都巴望着将孩子护送到教室,都统统被他拦在校门口,只能举着伞,悻悻地抻着脖子往里张望。

“来,让一让,让一让!”

突然,人群中又响起他的吆喝声:“来,让这辆车进去!”

只见,他左膀右臂齐齐张开,像破冰船,将两边的家长齐刷刷推开。

“这是谁家的车啊?”

“凭什么他就可以开进校园啊!?”

人群里顿时炸开了锅。

“对,这辆车我好像见过,是哪个领导家的……”

“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大家义愤填膺。

“真是溜须拍马的小人!”我暗自腹诽,却仍好奇地紧紧盯着他……他快速从我身边经过,丝毫没感受到我的鄙夷,居然一路小跑着为那辆车开道,一路护送到操场。

至于吗!?哼!

我小胸腔里的一股正气似乎要喷涌而去,手把伞柄捏得“吱吱”响。

那辆车径直滑到了教学楼前,还未停稳,保安早已卑躬屈膝、满脸带笑地候在车门口。他迅速撑开伞,熟练地拉开车门,又弯下腰,半个身子似乎钻进车里……

半晌,他一手费力地抱出一个孩子!

孩子右脚打着厚厚的石膏,在这个灰蒙蒙的清晨格外打眼。保安一手撑着伞,一手搂着孩子,又来到车前对家长耳语了几句,迅速冲进了教学楼……

清晨的校园人来人往,行色匆匆。我却感到时间定格了,伫在那里,脑子里烙下的全是刚才那一幕……先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满腔热血,瞬间化为一滩蚊子血……

风在空中拍打着树叶,树叶在风雨中尽情舞蹈。

等他头上滴着雨水,气喘嘘嘘回来时,刚才热火朝天的人群没了声响。

“嘿,你倒是热心肠啊!天天帮忙图个啥?”旁边一位保安打趣道。

我心中一惊,原来他天天如此呀!?

“做家长也不容易,孩子摔了本来就闹心,早上时间紧,又下雨,能帮就搭把手呗!”说完,他用力挺直了背,用拳头捶了捶,扭了扭腰,又开始“耀武扬威”了。

蒙蒙春雨中,沉睡了一冬的校园,又披上了绿色的丝布。枝头抽出嫩绿的幼芽,荡起绿色的春潮……

我也挺直了腰板,原来曾经反感的这个姿势其实蛮舒服的!闭上眼,伸出舌头——

雨,竟然是甜的!(完)

06

雨还在下

(六年级;赛题:雨还在下)

一场青春的雨,开始乘着空气伞降落下来了。细密的雨淡淡地下着,我们淋着青春的雨,笑着,为自己的改变有了几分欢喜几分忧愁。

每年春节总会收到好朋友的新年祝福,但今年她们都不约而同地加上了一句话:“你长了青春痘没有啊?”,还神秘兮兮地画上一个古怪的表情,弄得我紧张兮兮地摩挲着脸上的青春痘。不过想起晓晴那句富有生活哲理的话,我也就放心了。

或许,此时的她们都手捧面镜子,细数脸上的青春痘吧!

小薇的情况最严重了,原本最漂亮的她,拥有最精致的脸,现在已经沦落成“红豆”开发区了。唉!青春的雨让她愁着愁着,动用自己压岁钱买了一大堆瓶瓶罐罐,什么“祛痘膏”啦,什么“粉刺一扫光”啦,只要带有“祛痘”“粉刺”二字的,统统都能往脸上抹,但脸上的青春痘总和她玩捉迷藏,好不容易摁下去几颗,一夜间又“千树万树梨花开”,一派咄咄逼人。小薇因为这“青春的雨”几乎不敢出门了,成天拉着一张苦瓜脸,长吁短叹。

小君也着急对付这可恶的“青春痘”,她给自己列了一份备忘录,还工工整整地誊抄了三份,一份钉在墙上,一份压在书桌上,一份随身携带。为了写这份备忘录,她还特地询问了当外科医生的妈妈,摘录几条如下:不吃辛辣、油腻食物;不吃海鲜,不吃脂肪含量、热量高的食物;多吃蔬菜、水果,补充维生素;多喝温开水……寒假一过,小君顶着一张“红豆脸”来到了学校,我吓了一大跳:“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小君摸着自己的脸颊,一脸愁云地说:“你也知道,哪些不能吃的恰好都是我最喜欢吃的,每次一看到桌上的膨化零食,餐桌上的大闸蟹、爆炒牛腩、辣子鸡丁,我就……唉!”

看来,他们都不喜欢这场青春的雨啊!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也是情理之中。

霖霖算是我们班的假小子了,她齐耳短发,一年四季穿牛仔裤,男生堆儿、女生堆儿都混得开,不拘小节。她嘴上常常挂着这句话:“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好像已经看破了红尘,活出了境界。一天去她家借书,推开门却看见她端坐于镜前,手执一盒去痘霜,正左右开弓在脸上打点呢!听见门响了,她着急万分地对我说:“你看这讨厌的青春痘是不是看不大清楚了?都消了吧?你觉得这里要不要再抹一点啊?”

我忍不住笑了,原来一向超凡脱俗、处事不惊的假小子,也在“青春雨”面前心慌意乱,瞻前顾后了。

晓晴却是个例外,既不像小薇那样打化学战,也不像小君那样玩食疗术,更不像霖霖那样躲在闺房里涂涂抹抹。她,整天笑呵呵的,以前笑也就算了,长了痘痘以后还笑得出来?那日,我碰到她,满腹狐疑地问:“你难道不讨厌这些小痘痘吗?”她竟然撩起前额的齐刘海,指着平时深藏不露的小“红豆”说:“你想想这小豆豆是什么性质的?它是属于美丽的青春的啊!这是我们青春的印记,它该来的时候终究会来,谁也挡不住,它该走的时候也会走的。干嘛非要嫌弃它,想方设法除掉它呢?”说完,她笑呵呵地蹦走了。我不由得生出一丝敬佩来。

嗯,这场“红豆雨”,确实给爱美的我们平添了不少烦恼。但它代表着美丽的青春大驾光临了!不是吗?直面这场“雨”,淋过这场“雨”,我们会学着适应,然后享受更加自由、清新的自我,与从前不同的自我。

来就来吧!让这场“青春的雨”,为我们的蜕变做一次华丽的洗礼!(完)

八了个独家卦

相信大家已经欣赏了经过层层筛选后的特等奖作品,楚才君独家放送部分特等奖评审表真容,让各位更加了解状元们是如何脱颖而出的。